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爱在战时  

2015-09-06 10:37:42|  分类: 同学佳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田一中高三(1)班   

 

京城的秋总在不经意间蔓延开来,盛夏的燥热似乎还残留在空气里,街边的梧桐树叶已经渐渐染上了金色。我推着曾祖母的轮椅在梧桐道上缓行,轮下的落叶被轧得咯嘣咯嘣清脆作响。起风了,轮椅上的曾祖母浅寐着,宛若毫无知觉。她的双鬓飘出一两缕花白,我似乎听见风中穿越岁月沧桑的低叹声轻轻地打了个回旋。

一周前某个深夜的画面仍在我的脑海里萦回。

近百岁高龄的曾祖母早已丧失了独立行走的能力,皱纹像顽皮的爬山虎在她无力抵抗的脸上越爬越满,只要她偶尔张嘴一笑,爬山虎们就齐齐抖动起来。她弱小的身躯像枯干的树枝,仿佛在夜色中会被黑暗吞噬。她如罗中立《我的父亲》中的人物一般安静,质朴的眼神透着老来回童的天真。像生活在角落里的古董人物,她行事如影,活在现代,却隐匿着前代的风味。

她上身躬屈着,她细短而粗糙的食指与拇指一抖一抖地夹着一张泛黄的黑白老照片。老远望去,黑白照片上隐约能看出是两个人像。黑白作比,一高一矮。但令人不解的是,此刻曾祖母的脸,褶皱的爬山虎忽然像被春日的雨水滋润过,一弯一曲里漾起了久违的年轻。可再瞥去一眼时,又见一滴泪从她眯成缝的眼角滑落,轻轻地,带着经年累月的厚重感,悲伤与柔情交融……现出我从未见过的容光焕发的一面。

照片上的人是谁?曾祖母又有怎么样的过去?

1937年。南京。

医院里她独自一人躺在惨白的床单上,目之所及皆是红色与白色的交织。她轻叹一声,右手下意识地抚在早已拱起如篮球般大小的腹部。她的手掌轻轻覆着,似乎能与里面的小生命心心相通。可一阵恐慌感仍是忽然袭来,凉了脊背,冷汗淋漓,又湿了衣裳。

窗外,医生护士不断奔走,一声声着实难以抑制的呻吟无间隙地传入耳畔,伤员的绿色制服和鲜血搅混着人眼。战机时而轰鸣着从城市上空掠过,在空气中扰动着气流漩涡。穿过秦淮河和数座古朴的老建筑,制服与枪支在南京城墙上攒动着,淞沪战役的警报在空气中凝滞,无人说笑,只有“踢踢踏踏”的军鞋在地板上来来回回。

年轻军官钟鑫在南京城楼上巡视,双眉紧皱,视线却偶尔飘向市区方向。凝重的神色在他脸上起伏,他的脑海里一面是战报频传的淞沪战役,一面又是得知妻子怀孕时的喜悦神色。已经一周没有回家了,不知道接近预产期的她住进医院了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去看看,不知道这战事何时才能结束,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此与她永诀……他低头轻叹一口气,又迈开了步伐。

医院这头的她仍在默默煎熬着,腹部阵痛抵不过内心的焦虑。她想起当年的时光,她豆蔻年华才情兼备,他初出军校意气风发,玉树临风。青年军官邂逅温婉可人的女学生,爱情就这么降临了。接受过新式学堂教育的她和他简简单单地办了一场新式婚礼,就此许下白头偕老的誓言。然而国运沉浮,军事紧急,苍茫大地何处不比她更需要他的支援,于是她信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的誓言,放他离去。纵然私心里希望他多回家看看,也在他偶尔回家的短暂光阴里偷偷地期盼时间走得慢一些,但她仍是让他以家国以天下为重。后来,她怀孕了。乱世的婴孩本是父母的累赘,但她却清晰地记着他听闻自己将为人父时欣喜若狂的神色。虽然喜悦很快被之后的一系列愁苦悄然掩替,她却明了他的心意,于是暗自做下决定——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安然无恙地降生于世,让他睁开眼看看他父亲与所有中华儿女一同守卫的河山。

然而,日军车轮奔驰的速度却超过了国军的预期,淞沪战役尽管一拖再拖仍是未能拖住日军的步伐。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不在意外界了,肚子剧痛起来,翻江倒海的疼痛终于引起了医生护士的重视。她咬紧了牙关,面部肌肉紧紧绷起,她知道这最后的时刻要来了。然而目光却转向了窗外,遥遥的,似乎在问——钟鑫,你在哪里?

婴孩很健康,虽然至今为止,他的父亲尚未露面,但他仍然如同他母亲期许的那样,终于睁开眼望见了父亲与全中华共同守卫的世界。然而,淞沪战役终以战败作结,日军又突破了一道防线,大军向南京城滚滚而来。

于是某日,婆婆忽然闯了进来,瘦小的身躯使着大劲却透着无尽的恐慌。

“娃子,快带上崽崽跟我逃去!小鬼子快来了!”

什么?那钟鑫他呢?焦虑与惊慌瞬间染上眉色。

就是他传来的消息,叫我带你逃,尽快的!来,小心点身子,我们找路子出城去。他说他要先对付小鬼子再来找我们,我们走。

然而谁知道,此一去,竟是永别。

一路山水相隔,路途不便,更逢战乱,哀鸿遍野,更别提通信的阻塞。不知道多少次躲进村落,辗转了多少落脚点,几人最终随大流到了西南。 

却不想,一场南京保卫仗打得脆弱无比,也打得悲壮惨烈!未完工的南京城防工事,混乱的撤军局面,高层将领不明敌情的胡乱指挥,却仍有无数钟鑫这样的誓与南京城同在的军人。于是,城破,人亡。

她不知他的下落。婴孩逐渐长大,她在逃难,也在教育。她的脑海里不时浮现钟鑫的面庞,她思念他,期盼他,以为他会在战事结束后再一次回来看她和他们的孩子。于是她细心教导,看着小钟鑫日渐成长,酷似他的模样,她便柔柔地笑了。她也试图打听钟鑫的消息,却从未得到回复。生性乐观的她便安慰自己,没有听到坏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八年后,重庆街头。她上街买菜,忽然撞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你好,你可是钟鑫的战友某某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他妻子。喜悦爬上眉梢,怎么也掩饰不住。   

钟鑫?他……嫂嫂,这么多年了,你难道不知道他早已牺牲在南京?

一瞬间的沉默,伴随着两行清泪渐渐滑下她的面庞。 

你……可是记错人了?他……说好了会来找我的!

嫂嫂……我也很难过,但是,他的牺牲,我却是记得清楚的。每个战友的牺牲,我们都会记得很清楚……”

又是短暂的沉默。

其实……我从结婚起便预料过这样的结果……只是一时难以接受罢了……可惜,他还从未见过他的亲骨肉,他一个招呼都不打地离开我们了……算了,他做的这一切……应该是无怨无悔的……只可惜,他的死,没能阻止鬼子……但也值得了!这么多年,我只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总想……奇迹……也罢也罢。谢谢你!”

转身,任泪水纵横,她默默地离去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鼓起勇气向曾祖母询问了有关照片的故事。这也是我第一次听曾祖母讲自己的故事。她苍老而细弱的声音使我甚至分辨不清她的吐字,只能听个大概。我从未想过她的故事如此悲恸,悲恸得让我仿佛回到了战乱的年代,看挚爱分离、人世凉暖。

她缓缓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我望了望她的脸,爬山虎仍然密集地蜷居在她的脸上,眯成缝的眼睛弯成一个弧度,像在对着我微笑,又像透过一切看着一个未知的地方。

而后,她又小心地取出了那张照片,像捧着稀世的珍宝,久久不愿移眼。一弯一曲的褶皱里又一次漾起了奇怪的表情——交融着悲伤与柔情,安静而祥和。

我也迷醉在这样的环境与故事里,忍不住将这一切想了一遍又一遍。再看她时,像透过时间的纱布看见了七十多年前的女子为爱坚强,为国释然。

(指导老师:程华)

 

点赞:通过曾祖母的回忆,写出了一对年轻夫妇深挚的爱情,写出了妻子对丈夫深深思念,写出了日寇侵华使得无数人惨遭杀戮,制造了无数的生离死别。故事构思十分巧妙,笔墨流宕自如,清新婉约,浑然一体,真切感人,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小说 。

林蓉同学以659的高分,获得今年高考全省文科第3名、全市文科第1名的优异成绩。她一向好学深思,非常喜欢读书写作,沉潜其中,持之以恒,因而文笔佳美,出手不凡。她曾任古田一中学生刊物《方舟》主编,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一举成名天下知,高考出色,就越发引人瞩目了。而今,她考上了北京大学光华学院,我们衷心祝福她,祝她走向更高的境界。(程建新)

 

附记:《血色年轮》印出来已经10天左右,想将全书再行细读一过,却拖延至今。

林蓉同学这篇小说十分精彩,为一等奖第一篇,放在书中最前面。一读,发现小说第三部分“却不想”那一段文字变成顶格了,第四部分“而后”那段文字也顶格了,错了两处,粗心大意,十分惭愧,应向作者与读者道歉。一查,原来四审稿并没有错,但传到了印刷厂,排版时格式不经意之间弄乱掉了,而付印之前的最后审定却没有及时发现更正,就只能将错误定格于此,无可奈何。

    阅读《血色年轮》的老师同学与其他读者们,如果发现书中的错误不足之处和可商榷之处,望能指陈缺失,明以教我,不胜感谢。程建新,2015.9.6上午于帘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