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一支清菊 四围霜雪  

2015-08-21 16:21:28|  分类: 我读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三家巷》这部小说,悬想甚久。此书书名很有意思,让人想到的是平民小巷,小人物和小事件,不像《红日》、《红旗谱》、《烈火金钢》之类,一看政治色彩就浓得化不开。

小说开头,是写上世纪二十年代广州三家巷里三姓人家平平常常的生活,小儿女们的交往恋情等等,极富人情味,极富地方特色,有如清菊绽放,馥郁可人。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说里,简直是异类,令人惊诧。然而接下来三分之二的篇幅,多是写省港大罢工、国共两党斗争、理想奋斗之类,有如政治说教,连篇累牍,与开头部分又是迥然不同,也是令人惊诧。

如果作者沿着开头那样写去,写城市小巷平民生活,他们的柴米油盐和悲欢离合,很有可能成为像萧红的《呼兰河传》、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沈从文的《边城》那样非常富有人情味和民俗特色的传世佳作,因为作者有那样厚实的生活底蕴,有那样的笔墨才情。但是,此书重点却是写工运、理想、斗争等等,完全是老马的那套东西,使之与真正的传世名作失之交臂了。

但是,从知人论世而言,在那个政治挂帅、思想全面钳制的时代,作者显然不能那么写,因为那样就与时代格格不入。如果写了,不仅无法发表,甚至就是大逆不道,要投之囹圄。而像《呼兰河传》、《城南旧事》、《边城》乃至巴金反映旧时代大家庭腐败窒息而获得崇高声誉的《家》等,都是在民国时期自由写作的年代里自然完成的杰作。那样的时代已然消逝,代之的是万马齐喑、山呼万岁的时代,作家要么紧跟形势,要么黯然消逝。

但是,既然要写,作品就只能前后矛盾,前头清雅有味,后头演绎政治,味同嚼蜡。这其实是一部撕裂的作品,这部“红色经典”与同样是“红色经典”的《铁道游击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加以比较就十分清楚,前者断裂,后者浑成。

还有,书中人物太多,形象不够鲜明,故事欠生动曲折,使得此书难以引人一读到底,如《铁道游击队》那样。人物恐怕只有周炳和区桃是鲜明的,但两人与全书一样,前后的性格和行事似乎也是断裂的,缺乏必然的逻辑联系。

莫言先生说:“我怀着甜蜜的忧伤读《三家巷》,为书里那些小儿女的纯真爱情而痴迷陶醉。”读到区桃之死,极为难过。但就我看来,区桃之死,小说处理得很一般,甚至很草率,并不感人。如果与巴金的《家》里写鸣凤之死那样回肠荡气、令人扼腕不已的文字相比,高下判然,就非常明显了。当然,鸣凤之死在整部《家》里,是作家满贮情感的神来之笔,本无可比。还有,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读者与现在的读者是很不同的,少年人读书与我这样垂垂老者读同样的作品,又是截然不同。莫言先生读《三家巷》,其感受非常真切,他确实深受感动,极爱此书,但他少年时喜爱此书,是陶醉于小儿女的纯真爱情,不是书中大量的政治说教。小说政治化就是文学的异化,令人厌倦,可谓人同此心。

此书开头部分确实非常可人,当代作家如果要写那个时代广州平民百姓的生活,无论如何是无法写得如此真切可感的。有了这么可读的开头部分,这部书也就足以传世了。但此书往后还能拥有多少读者,恐怕不好说。

欧阳山如果可以自由写作,他的这部《三家巷》很可能会与《家》、《边城》、《城南旧事》等等杰作相媲美。此书仅仅被人冠以“红色经典”,其实也是作者无奈的自我扭曲和矮化,是时代限人,作家只能在一片霜雪的肃杀之中种一支芳香的野菊,在如磐的政治高压之下展露一角真实的生活,抒写一点点的真我。

我想,欧阳山写作《三家巷》,应该是越写越苦闷,而不是越写越酣畅淋漓。

2015.8.20乙未年七夕夜晚读毕随机,8.21下午改入电脑,时在帘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