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前粗后细诗  

2015-07-09 20:58:28|  分类: 教学杂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暮春三月,每当夕阳西下,后山上的疏树影映到庭院粉墙上婆娑起舞的时候,我总是听到几声扣人心弦的“行不得也哥哥”和“不如归去”的凄切的叫唤。文人们对于这类动人的鸟叫声,常会编出动人的故事来流传民间。哥哥最爱听故事。而且若听到别人讲的故事,他一定会转讲给我听的。一天,他转讲个“题画”的故事。他说:

一位画家画好了一幅山水画,邀请一群文士来品评题词。当文士们正在摇头晃脑,修炼辞句的时候,外面忽然进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客人。他毫不客气地拿起笔来就在画上题了两句:

“东边一根树。西边一根树”。文士们觉得奇怪。为什么此人如此放肆,旁若无人呢?正在诧异时,他又写了两句:

“南边一根树。北边一根树”。于是大家议论纷纷,认为这样的辞句太不典雅,应该制止他。谈来谈去,拿不定主意。那位先生却一口气续写了如下的词句:

“树、树、树,系不住离人驻!”

“前山鸣鹧鸪。后山啼杜宇。”

“叫一声‘行不得也哥哥’,唤一声‘不如归去’!”

当那群文士忽改用惊叹的眼光认真欣赏这些佳句是,那位褴褛先生却已飘然远去了。

以上是台湾凌璧如先生的《趣园往事话童年》(1987年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第二章《趣园》里讲到的一个故事。那个文士的诗句,开头粗鄙重复,但一转折,一对比,精彩顿现,令人拍案叫绝。这叫前粗后细诗。文无定法,诗文写法可以种种不一,要在有创意,有胆量。

不过,像这样前粗后细的诗,在诗歌史上极为罕见。印象中似乎找不出这类诗,只是想起一首据说是郑板桥咏雪的打油诗也是如此:“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都不见。”前三句几乎是胡诌,最后绾结一句,精彩四射。

不记得哪本古书上说,一个士人参加进士考试,文章开头写得极为可笑,考官看到之后便互相传阅,觉得这位考生太荒唐了。忽然,一位考官认真看下面的文字,发现极为精彩,于是巍然中了进士。后来,主考官问那位考生,你的文章为什么要那样写,他说是考前有神明托梦他,要这样写才能考中。不知真是如此,还是那位考生有意如此,艺高胆大,独辟蹊径,出奇制胜了。 
  据说张献忠有七杀诗:“天生万物以养民,民无一善可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不忠之人曰可杀! 不孝之人曰可杀!不仁之人曰可杀! 不义之人曰可杀!不礼不智不信人, 大西王曰杀杀杀 !我生不为逐鹿来, 都门懒筑黄金台。 状元百官都如狗, 总是刀下觳觫材。传令麾下四王子, 破城不须封刀匕。山头代天树此碑, 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这样的诗真是杀气腾腾,一味粗狠,但也起落跌宕,惊心动魄。此诗未必出自张献忠的手笔,但也未必就不可能是他的手笔。

鲁迅先生说:“张献忠的脾气更古怪了,不服役纳粮的要杀,服役纳粮的要杀,敌他的要杀,降他的要杀:将努力规则毁得粉碎。”郭沫若先生自传里也说:“四川人在明末清初的时候遇过一次很大的屠杀,相传为张献忠剿杀四川。四川人爱说:‘张献忠剿四川,杀得鸡犬不留。’这虽然不免有些夸张,但在当是,地主杀起农民,农民杀反动地主,满人杀汉人,汉人杀满人,相互屠杀的数量一定不少。”

后来,天下底定,归于一统,农民起义被粉饰歌颂得美轮美奂,洋洋盈耳。直至今日,人们一说黄巢、张献忠杀人如麻,便会有人挺身辩解,愤愤不已。但是,鲁郭两先生为大师巨匠,离古未远,他们的看法我想比今人编的教科书和写的文章来得真实有力,当无疑问。张献忠的七杀诗,是性情所然,逸出法度,殊非文人想要诋毁他而诌得出来的。

说前粗后细诗,说到张献忠,真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信马由缰,跑野马了。但是,比起那些脑袋成为他人跑马场的人,也不算什么。脑袋一旦成了他人的跑马场,就只能规行矩步,都无灵光了,哀哉!

2015.7.5上午随笔记之,7.9下午稍改,时在半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