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舌尖上的古田:同学谈吃作文三篇  

2014-06-07 21:15:56|  分类: 同学佳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叶竹青裹箬香
高二(13)班 黄雅琴
堂上夫子出了三个作文题供以择取,未及思量就选了作为话题。毕竟只是话题作文,对象不论,文体亦无限,较易诌来。兼我是个吃货,选这个题目也是难怪。
    思及字,可说的太多食物的选材、做法都可因个人喜欢不同而差之天壤,故而不知从何道起。
    晚上回到宿舍,无意间翻了下日历,方想起端阳将至,这才晓得写些什么。
    “一叶竹青裹粽香说的自然是端午之际必食的粽子。
    记忆中的粽子都是外婆做的,早到记事之初,迟至去年,每只粽子都是从外婆手中诞生,由着外婆的手放入锅中煮熟,再从她手里递至眼前。
    外婆的手很瘦,指节突兀,像被时间抽去了悉数的丰腴和光润,但手指修长,摊开就如一方手帕。
    于是外婆手中的粽子,裹着深青的外衣,系着几圈竹丝,分外娇小精致。
    想到此处,也有些犯馋了,今年端午必要回家一趟,即便不为思归,也因着对竹青糯香的念想。
    一般在端午前几日,大约是初一前后,外婆方才开始张罗着做粽子。此前无论我们如何嚷着想吃,她也不允。别家灶前袅袅的竹叶清香都升起了数次,旋上了九天,我们都还只在翘首企盼五月归来。
    好容易等到外婆目含宠溺地和一众小孩宣布明天包粽子时,我们又都跟在她身后,欢欣好奇地督促着外婆,生怕又是一句哄小孩的玩话,亦步亦趋地就似甩不去的小尾巴。
    虽然我们总是不信,但外婆也未曾食言过,说过便着手将糯米,粽叶和竹丝都浸上。
    糯米,是头年新收的谷子,外公种的,不多,仅够包一季端午的几回粽子,但亦足以让几个小孩欣喜上一年的夏日。
    米是新米,粽叶和竹丝却是旧年的。年年外婆都会去村后的竹林里摘粽叶,然年年用的又都是旧的,竹丝亦是如此。现在最老的粽叶高龄几何,却是不知,只道极久远了。
    经年的竹叶与竹丝,少了几分青翠欲滴和嫩若茭白的可爱,然添了几许韧性,清香淡然,却愈加细腻,幽远。
    竹丝与竹叶初从仓房里拿出来时是很干燥的,稍有不慎便会折损,所以虽然一众小尾巴一直跟在后头却是不敢动手,怕帮忙不成反讨打。外婆那双在岁月里穿上了厚厚一层茧子的手,驾轻就熟地拈过一叠叠的竹叶,轻轻卷好然后放进桶里。浸得发软时,一叶叶缓缓地在外婆指间捋过,捋去经年累月的尘土味。竹丝则一束束地浸着,只是用指尖梳顺了,并不用散开。
    放罢粽叶,外婆拎起小斗量起糯米,头年的新米是独放的,找时方便。小斗也是个阅尽光阴的老古董了,这从它圆润不见棱角的边缘便可看出。洗米时,只是将糯米一把一把丢入小木桶里,由着它在被抛入水中到落至桶底的过程中洗去渣滓,至多用手帕样的手搅动几次。任水面浮起一层细细的白沫,然后把顶上的水倾了,再注入新的水便成了,此过程是绝不用搓洗的。依外婆的话说是:怎敢胡搓滥洗,仔细把米儿的都洗脱了。
    外婆做的粽子有干净的纯糯粽子,也有有馅儿的。馅儿有肉的,花生的,豆沙的,但做的最多的还是豆沙馅的,因着家里小孩爱吃。做豆沙的豆子不是如别家般由店里买来的红豆,是一种小小的,比四季豆略瘦些的豆子,亦是自己种的,可惜我叫不出名字。是了,豆子也是新的,因恐放久了会被虫子蛀了去,豆子是所有材料里年纪最小的。豆子刚熟时就连着豆荚采下,此时豆荚已是半干的了,采时哔啵作响,采后放着晒上几日就可用了。用时只消冲洗下就一鼓脑儿丢下锅里煮,等熟后捞起沥干,温度稍凉点就就着煮软的豆荚将其剥去。
    脱去豆荚的豆子用极细的纱袋收着,静静等它沥尽水分。估摸着纱袋外没什么水滴下,就倾倒锅里炒干,将干透之际用锅铲研碎,这可是个麻烦活,要把握好手劲且要研得极碎只略比米粉粗点。研时,豆子本来的谁水就会跑出来,这便要加糖了。糖不是甜味甚重的红糖或黄糖,外婆做粽子只用细细的白糖,甜味清新且易溶。
    炒着黏软时,伸手捏过一些,掌心轻动,摊开即是一个糖团,就像揭开一方裹了黑珍珠的绢子。
    糖团一个个放在小盆里,盖上纱布,既可透气又免去被苍蝇偷食。忙到此时往往已是十点多的光景了,我们变都会被外婆轰去睡觉,待明晨早早起来继续。
    然我们起得再早,起时也只见外婆已包了大半,左手边是粽叶和竹丝,右手边放着豆馅和碎肉,豆沙旁是掺了盐的糯米,眼前则是一篮已包好的粽子。竹篮里罗着的有园呼呼的常见样子的粽子,也不乏细长的牛角粽。
我最喜把玩牛角粽,因它长的形态奇特可爱,但爱食却是那不如牛角粽娇憨可爱的圆乎乎的粽子,因为它有馅。而牛角粽细长娇小,容不下馅心。
评语:100分。外婆包粽子,糯米、箬叶、竹丝、馅料,以及整个包粽子、煮粽子的过程都写了出来,细致,有序,清净,自然,非常真切可感。写出了一种技艺,一种民俗,写出了记忆和可乐,非常喜人。
 

香喷喷的记忆

高二(14)班 胡灵璐

小时候,味觉还没有现在么迟钝,用饭还没有现在这么漫不经心,对美食的追求还是那么热切,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做“刁嘴小丫”被老妈笑到现在的那个时候,我就像一只放养的山猪仔一样四处觅食,于是在我的印象里,尽是一些香喷喷的回忆。

                                      一、追赶时间的人

我和我爹都不是什么勤快的人,于是上小学那会儿,天天都在努力地赶时间。如何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解决“吃饭”这件人生大事,自然便成了一个大难题。

烟草进去大概二三个路口边上有家早餐店,不过我更乐意叫它“豆浆店”。每次去喝豆浆,都可以看见老板熟练地端了碗,将舀了一大勺糖的调羹丢进碗里,掀开锅盖,从冒白气的大桶里舀上一碗豆浆,倒进碗里,形成的一层水帘就跟个小型瀑布似的。

刚出锅的豆浆是很烫的,尤其在冬天时就更难以下嘴。万幸有先前加的那勺糖:用调羹一边将糖磨碎了,一边也起到了搅拌的效果,等糖都融化时,豆浆也约摸着可以入口了。

在我看来,豆浆的好搭档实在不是油条,而应该是天天的黄米糕亦或是刚蒸出来的大白面馒头。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甜和香。尤其是热豆浆配黄米糕:先吃一口被捏实了的黄米糕,将其堵在门牙后,再来一口豆浆……此时你不必动嘴,便可享受丝丝润滑的美味了,简直快哉快哉!

                                                                                      二、美味的夜生活

鱼丸、鱼滑、牛肉滑,这绝对是夜宵中的三大品牌!

在老妈还特别喜欢搓麻将的时候,因为要在外头呆到很晚,我便可以经常在深夜里收货许多福利。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土地局附近(或是常青附近)的牛肉店了。那家店不像其他店一样是“大堂”式,而是将每张桌子都由木板隔开,只够露出大人的后脑勺,从而形成了一个个“小包厢”。

牛肉滑里头的肉分量十足,个儿大,面粉少,汤还好喝。保守困苦饥乏的我一口下去,那叫一个暖心暖胃啊!店里的招牌自然是牛肉类,但说实在话,老板的鱼丸也真是很美味。他家的鱼丸是用砂锅煮的,有点儿像街上“海灵鱼丸”那样。里头放了些姜片,或许还有些其他的调料。鱼丸也都很大个,被热气一薰便越发鼓胀起来,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在锅里滚来滚去,只是烫得人无可下嘴,只能喝汤解解馋了。

也就是在那条路附近,后来的某一天来了个移动小贩。他所卖的,便是那让我心心念念的鱼滑汤了。鱼滑汤算算的,鱼肉里越是有些软骨,咬起来嘎嘣脆。鱼肉和淀粉搅在一起,煮一煮那便是名符其实的鱼滑汤。

                                 三、人人都爱外婆家

据说厦门有家店,名字叫做“外婆家”。要不是当初我听说这家店是已经离开了厦门,那我定是要去体验一下的,想一想,当别人问你“上哪儿去”时,你眯了眼笑:“去外婆家呀!”顿时一种温馨迎面而来。

不过没能去到厦门的“外婆家”也没有关系,因为我有我的外婆家。

外公做的红烧肉和奶奶做的炒粉干,以及各种卤味,始终都是我的最爱。人所钟爱的事物,常是会变换的,但无论这些怎么变,总有些东西始终都不会被更替。

外婆家的红烧肉是什么味道的呢?奶奶做的炒粉干和卤味又有什么特殊的呢?大概,那份与众不同不过是在于,家人们一个劲儿地给你夹他们坚信你喜欢所以煮了一大锅的菜,而你,即使手机上并不是很爱吃却仍旧大口大口开心吃着,并不断溢出赞美的话,这样产生了美丽的误会的时候吧?

过着过着,时间就像脱缰的野狗一样,奔腾着过去了,而生活仍在继续。烟草那家豆浆店的生意更好了,老板又多租了一间房;因为城市管理的缘故,那位卖鱼滑的小哥走了,只留下我们这群眼巴巴等他再回来的吃货;锅边糊大都改为机器生产了,不过一小后门那边仍有真正的“锅边糊”在卖;总说要给阿白带“天天做年”的芋头咸蛋糕,却至今都没有达成;外公和奶奶的厨艺仍是一样好,是始终如一的风味(虽然外婆天天都念叨着外公煮的菜太咸)。

仔细想想,原来记忆的味道,是香喷喷的。

评语:100分。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写了自己所喜的食物,写出独特的感受,也写出了地方特色来了。第三部分,似乎可以更简约一些。请改入电脑,电子稿传我。

 

   

高二(14)班 汤志豪

中国有句古话民以食为天,足见中国人对吃之重视,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也造就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最近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着实让这古老的文化又火了一把。片中的美食,除了个把极其考究,大多还是一些家常的美食。

      看着各异的家常美食,让我想起了自家的饭菜。在我家,掌勺的是奶奶,穿上围裙,拿起锅铲,把茄子捣碎,加油,蒜末,葱花,爆炒,一碗茄子好了,颜色喜人;烧滚了油,拿起锅,有力一挥,铺满大葱的鱼,劈啪作响,香气四溢,一碗鱼又好了……奶奶端着菜上桌,叔叔们偶尔调侃奶奶从前从未做出上得了台面的菜,奶奶开怀笑道:“时代不同了,从前忙着生计,哪有时间捣弄那些。”

      是啊,时代在变化,人在变化,吃的口味也是不断变化。关于吃的故事也是不断变化的。爸爸说过,他高中时的一位同窗,家里极其贫困,就想着用六颗黄豆代替一个鸡蛋,那时候同窗一定觉得鸡蛋是最美味的。记得妈妈告诉我她怀孕时吃螃蟹,爸爸爱吃又舍不得吃,就喝些螃蟹汤解馋,那时候爸爸一定觉得螃蟹是最好吃的。

一转眼,到了我这一代。肉,飞入了寻常百姓家,有说的上名堂的,荔枝肉、回锅肉、梅菜扣肉、醉排骨、盐水鸭、酱鸭、口水鸭、北京烤鸭、叫花鸡;也有自家寻常的做法的,青椒炒牛肉,煲羊汤,炒猪肉片。就拿炒猪肉片来说,似乎每个人都会做,但是各人的做法却各不相同:妈妈的炒肉片淀粉加的稍多,火候刚好,炒出来的肉鲜嫩有嚼劲,颇有些牛肉的质感;奶奶炒法也是奇特,炒完后总是要加勺水再滚一滚,很老派的做法,说不上美味,却是下火良方。二姨的肉片最让我回味,炒得略焦黄,再加之一些老酒,老姜,以及稍多些的糖,这绝对是符合福建人口味的肉片。之后,又吃过各种的肉片,有的加些青椒,有的借鉴了红烧的方法,各有特色,也许一千个人就能做出一千种不同风味的肉片。

   于我个人来说,茄子,是我最爱的一种食物。有种做法是用砂锅煲煲,即常说的茄子煲,在满满一大锅爆炒过后的茄子上,放上各种美味的食材,洋葱、咸鱼、肉末,淋上酱油,撒上盐,糖等调料,用小火慢慢地煨,至洋葱、茄子的香味从锅盖上的那个小孔悄悄地冒出,直钻你的鼻孔。再夹一筷子放入口中,茄子的香软,热气腾腾立刻将全身的细胞唤醒。除此之外,也有许多茄子的菜谱,著名的有《红楼梦》中王熙凤说到的茄鳖,那传说式的做法:把茄子签了皮,剩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俱切成钉子,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虽有些戏弄刘姥姥的意味,却还是不由让我感叹人类智慧的伟大,能创造出如此复杂的食物。

   纵观古今,吃,算是一件雅俗共赏的事了,不仅我们寻常百姓爱吃,一些大文人更是爱吃。汪曾祺先生,不仅文章写得好,论起吃来更是有一套,记得看过他的一篇文章《如意楼和得意楼》虽说不能理解透文章,但其中关于美食的描写细腻可感,其食物的名称更是别出心裁:千层油糕、糖油蝴蝶花卷……绝对是令人打开眼界,对于爱吃点心却不得的我来说更是垂涎欲滴。

   另位美食家蔡澜,算是多才多艺的,看了他的文章,似乎感觉到一个信息——通过吃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爱吃辛辣的,可能来自四川一代,不喝汤的,定是北方人;吃得火急火燎,说明你急性子,吃得多,说明你精力旺盛,动筷前请他人先用,说明你能考虑到他人,吃时不断翻动菜品,说明你不是个无私的人……饭桌,是人生的一种折射。

   从蔡澜的这种观点出发,我突然觉得一个真正爱吃的人,懂吃的人,定是好人,是善人,是懂生活的人。

窗外又飘来了街坊邻里的菜香,新的一餐正在酝酿。吃,注定和中国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评语:100分。娓娓道来,迤逦而下,写得真切,写出内涵,写出感受,朴实有味。

 

附记:前段作文,遴选三题:1.以“吃”为话题写篇记叙文或议论文。(程华师所拟)2.以“健康与快乐”为话题,写篇记叙文或议论文。(拙拟)3.市质检卷的作文题(关于公输般砍削竹木做成喜鹊,在天上飞来三天三夜,公输般自认是最巧妙的,而墨子却不以为然)。(施仁港师所拟)

三个题目任选一个,两班同学大约百分八十是写饮食,真是民以食为天,而且佳作甚多,令人应接不暇。这方面的佳作,高二13班有黄雅琴、吴雯、阮美玲、余艳莹、张晓倩、王晓燕、蒋隆财、林大全、余雅凤、吴铖铧、林鸿、陈枭、游祯万、林宏、陈坚、陈璐瑀、陈纬杰、陈羽茜、黄晨阳、兰立荣、林艳、周千翔等;高二14班有胡灵璐、汤志豪、邱垲莉、熊夏晖、陈妍琳、郑逸飞、王珺岚、林思梅、陈佳欣、苏新鸣、叶文俊、解彦晗等同学。(以上顺序按分数高低排列)

谈吃的好作文传到我邮箱的只有黄雅琴、胡灵璐和汤志豪的三篇,都非常可喜,文字上也是各有特色,挺见功力,未作修改,达到了发表的水平,放上自己的博客,供大家评赏。三篇作文的分数和评语都是那时打在作文本上的,亦不作修改,以存其真。

2014.6.7晚,程建新记之,时在帘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