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三中岁月(中)  

2014-11-07 13:09:57|  分类: 程氏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那些年,经常有老师带队或同学们自发去春游秋游。记得一次,我和少娟老师一同带同学们去杉洋龙井春游。到了龙井,但见山色青翠,几叠瀑布从上面飞流而下,底下是一泓碧色的水潭。我告诉同学们不要从水潭旁边直接上去,有危险。但不经意间,有的同学已经从潭边爬到上面了。更让我惊讶的是,少娟老师也和一些同学从潭边攀爬上去了。我到龙井数次,都不敢从瀑布边攀爬,而少娟老师竟然毫不畏惧地从那里爬到顶上,真让我佩服。

又一年晚春,师生去游天湖顶,它在古田与屏南的交界处。先是骑自行车到程漈,然后再走山路前行。那天赤日炎炎,走得大家汗流浃背,大约到下午三四点到了天湖顶。顶上多是草地,间杂一些低矮的松树。于是埋锅造饭,说说笑笑。可到了夜晚,雾霭迷蒙,因为高山,颇有冷意,大家砍了许多松树烧起了篝火,在火堆边一整晚聊天。第二天清晨饭后,整队返回,中午回到了学校。但到了傍晚,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心想若是昨夜也是如此,后果真不堪设想。

又有一年的春夏之交,我带同学们去游杉洋的禅林祠。禅林祠是余氏宗祠。到了禅林祠,只见天井中一株大大的苾芣花,满树美丽的红花,正酝酿着一庭春色。据说这株苾芣花是宋徽宗皇帝御赐状元余复的。大家都在花前纷纷摄影留念,而后一同登上陡峭的狮嶂峰。下午返回,看着田野里一畦畦的油菜花,田园暮春很美的景致一同烙到了心版。

春游秋游,可以锻炼身体和毅力,舒散心情,欣赏景物,了解民情风俗,师生同学之间也能更好地了解,增进友谊,是挺有意义的。但外出游玩,即使事先做好充分准备,也难免不出一些问题,这也很正常。如今,矫枉过正,以安全为冠冕堂皇的名义,将学生禁锢在校园,于是同学们整年为了读书考试,青灯黄卷,焦头烂额,昏昏沉沉,显然是因噎废食,因跌废步,得小失大,有乖教育之旨。

那时也常和一些老师一同登山骑车之类。纱帽山登过数次,顶上是郁郁葱葱的杂木林。杉洋常去,下院、上院、龙井、白溪处处留下足迹。特别是下院,一走进去,扑面而来就是浓郁的文化氛围。一次,几位老师结伴骑自行车去杉洋游玩,具体的事情都忘记了,只记得晚上返回,雷雨大作,一片昏黑,大家都被淋得满身雨水,但却乐在其中。

个人独自骑车出游更多。田地、灵龟、幽岩寺等处,闲空时骑车闲逛,青山、绿水、稻田、菜畦,一路上都十分幽静。待到石板材开发之后,那就迥然不同了。有时傍晚稍稍骑车到东店,返回时,凉风习习,夜幕下的古三中灯火通明,心中一片温馨。

更多时候,是闲時早晚散步到附近的村庄。常常傍晚走到路上村,踏着光洁的石板路,看着古旧的老屋,使人不免发思古之幽情,甚至想隐居在此。有时走出村庄,外面就是碧绿的田畴,潺潺的河流,清爽怡人。

盈盈一水的南阳村也很好,常是散步从村外走过。一年春天,多日携了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走到村外彭氏宗祠里读,读累了,走出来,看看田野里碧绿的豌豆,摇曳的油菜,还有许多其他蔬菜,令人喜悦。

还有很常去的是后彰村。后彰村有很多老梨树、栗子树和桃树,整个村庄在绿树掩映之中,真像一个桃源古村。一个深冬,看到一户人家洁白的粉墙外一树很大的枳壳树,满树白花灿灿,唐人诗云“枳花明驿墙”,我在这里感受到了。每年春天都要走到村庄靠山脚下的一幢宽大祖屋处看看。此屋当是明末清初建筑吧,黑瓦板屋,外边是园圃,许多桃花在春风之中嫣然绽放。村边还有一曲清溪,一岛桃花,徘徊花下,不忍离去。有两三年还常常带了小孩到此游玩,他看到猫狗鸡鸭等就很高兴。

鄙意大东乡镇,后彰村应是景物最美的村落。现今后彰村焕然一新,面目全非。我印象中的后彰村有许多温馨的记忆,永不磨灭。

三中历届学生,给我的印象是朴素天真,勤勉好学,充满活力。有不少是才气横溢,后来考入各种名校。也有个别同学学习不够认真,调皮捣蛋,但只要多与他们接触,也就感到都挺可爱。比如刚来时,担任班主任,发现两位同桌男同学,他们很要好,时常逃课,在学校的围墙边闲逛,远远地看到我了,马上躲开,一会儿去班上看看,他们已经端坐在班上了。前几年他们高中二十年聚会,这两位同学特地来找我,要我参加他们的聚会。又有两位男同学,喜欢打架,毕业后都变得很好。又有一位同学,是从县城转学来的,课堂上很多话,同学们就选他做班长。走出社会,生意做得很好,而且文质彬彬,这几年见过数次。也有一些同学,非常老实,照着老师的话语踏踏实实读书,高中三年,进步了很多。还有一部分同学,在学校时不显山不露水,走出校园后却大显身手,扬名立万。

学生性格不一,才能不一,鄙意不能以考试成绩来衡量高低好坏,当然也不能以以后的成就大小强分等第。作为师长,应该宽容博大,传道授业,让青少年有知识,有理想,有道德,有健康的身体和健全的人格,走上社会都能有所作为,有益社会,我看这样就达到了教育的目的了。

三中的师长们各有特色,多才多艺,令人怀想。

我刚来时是彭孝楚任校长,一年后他去宁德师专任教,李绪明接任校长。他雅好书画,写得一手好字。到杉洋他家,他就拿出李若初先生的字画让我欣赏,都是精品之作。不想李校长积劳成疾,于1994年春夏溘然长逝,享年54岁。那时,我们全校师生都去杉洋参加李校长的葬礼,一直把他送到山上。接下是李一汀校长。他也是多才多艺,字也很漂亮,能作文,能打球,能游泳,但他觉得自己最出色的项目是游泳。他的夫人是位勤劳的家庭主妇,很可敬。有一年暑假,我和几位老师到宝桥村李校长家,校长夫妇非常高兴热情地接待我们,我们还在他们家过了一晚。那天很热,下午,李校长邀我们到河里游泳,果然领略了他那高超的游技。

余忠仁副校长是位忠厚可亲的长者,傍晚时常常偕同夫人在校园散步。他的女公子余瑶是我学生,一派温文尔雅,真是一位淑女。连天斌主任是福州人,二十多岁就来到三中任教,勤勤恳恳,一直干到退休,可谓终身在此服务,真令人敬佩。他曾跟我说,他初来时,三中外面都没有房屋,芝南街也很少人家,颇为荒凉。又说,初中部教室外面种满桃树,桃子熟时,学生都不乱摘。到我来时,校园里几乎不见桃树了。有一事曾不经意间触忤过天斌主任,心里一直感到歉仄。

老师之中,年长而又常常接触的,一位是余兴产老师。他教物理,但数理化外语都通,学过的东西几十年都记得牢固,可见天赋之高了。他为人十分平和,说话总是细声细语。有段时间,下课后常踱到耐寒室,与我谈些文史方面的问题。他曾说,差的学生要差的老师教,好的老师反而教不好,想想也不无道理。

黄家湘老师也是一位天赋很高的人。数学是他的拿手好戏,听说他念中学的时候就被人称为“数学王子”。他教书一直都是激情奔放,一上课,整座教学楼都回荡着他的声音。他制作的灯谜很高雅有味,还擅长旧体诗词创作,其词作风致宛然,颇有宋词味道。一次来到见山轩闲聊,他说很喜欢李清照,一口气背诵了十几二十首易安居士的词作,非常流畅,一无差错,我以为他是近期于李清照的词作有所复习,但他说都是三十多年前念中学时背诵的,可见记忆力之强了。他还多次说,《水浒传》里头一百零八将的姓名绰号都能背得出来,这我相信,因为从他的灯谜创作就看出他对《水浒》非常稔熟。

教数学的陈孝诗老师,是位忠厚长者。他很喜爱《三国演义》,对三国的故事非常熟悉,也是一奇。孝诗老师东际村老家很漂亮,他曾两次邀请我们去东际村看他的老房子,欣赏百年山茶花和牡丹芍药等。这个,我已在一篇文章中说到了。黄开绍老师的毛笔字写得自然醇厚,我每每见到他书写的春联或其他东西,总要驻足欣赏一番,惜乎未得向他求得一两幅墨宝。而黄建宇老师则是擅长写美术字,也是一绝,同时还擅长摄影。

那时语文组里,余泽元老师算作长辈了。他常常感叹,读书做事要趁着年轻。他说,我现在想读书,眼睛不行;想做事,精力不足。但他最多的是因为子女而感叹。他有两男两女。他的两个女孩子都很听话,大女儿余海琳是我的学生,更是一派温文尔雅。但两个男孩子那时却非常捣蛋,应该是老师们经常告状,他常常为此烦恼。他多次对我说:福州人有一句话说得好:“我这辈子没你办法,下辈子做你的儿子。”子女不听话,做父母的有什么办法呢?没办法,一点也没办法。我深以为然。后来,他的两个孩子出去工作,挺会赚钱,现在泽元老师应该是生活得乐滋滋的了。这让我想到,子女的好坏和出色与否,与父母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恐怕还在于自身的素质、努力和周围的环境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