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三中岁月(上)  

2014-11-01 09:22:27|  分类: 程氏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1988年,从师大毕业后就来到古田三中任教。那年师大师专毕业生分配到三中的约有20人,其中师大的有游国远、余智谋、胡小雅、陈少娟等。那时的我们是年轻的,那时的三中也是年轻的。

三中建在芝南山上。刚来时,三中的校门是在芝南街余氏宗祠边,走进去就是学校的操场。操场里边是一排大大的桉树,一条水渠流经,再上是三中标志性的建筑飞机楼,里边连着大礼堂。飞机楼左下方是食堂,右边是乒乓球场,再往右边是土木结构的长方形的上下两层的学生宿舍楼。乒乓球场上面是一排一层的初中部教室。学生宿舍楼二楼当中有门有路,盖着过雨亭,往上是一片梨树,通到初中部教室。飞机楼左边有若干间狭小的教师宿舍楼,往上有几排简陋的教工厨房。再上,左边是三层钢筋水泥的教工宿舍楼。石阶层层往上,过雨亭连接这几处。三层教工宿舍楼右边有小土场,边上多竹木,里边是两层土木结构的教学楼,楼上若干房间做了教师宿舍。再往右边稍上坡,也是小土场,里边有石头砌成的两层平顶的教学楼,是高中部教室。再往右往上就是大大的后操场。操场左边是山,往里边有菜畦,有油柰树之类。高中部斜坡下面还有一座二层斜顶、外面涂着黄色的教工宿舍楼,叫鸳鸯楼。三中那时的建筑大致如此。

三中左边是余氏宗祠和芝南街,右边是路上村。就地界而言,三中属于路上村。古宁路从三中外边横贯而过。再外边是稀落的房屋、田畴、南阳河,河的对面是南阳村,南阳村背后是座终年郁郁青青的纱帽山,令人遐想。三中背靠笔架山,正对着南阳村和纱帽山,南阳河在门前自左向右蜿蜒流过,风水很好。

学校范围原有土筑的围墙,后来都改成石砌围墙了。石砌围墙大概多是李绪明校长手上完成的,是不小的工程。记得绪明校长说,我们三中的女生很漂亮,要围墙围住,以免外来干扰。

刚来时住在三层教工宿舍楼底层里边一个房间,逼着山脚,山上有彭宏英、余泽元等老师开垦的菜畦,再往上全是山树了。第一年与国远兄同住在一起,两人各安一铺床,各自一张桌子,还有脸盆架、箱子之类。大学时带来的书籍,绝大多数只能捆绑蜷缩在床底等处。

一来就教高一,当班主任。那时只有人教版课本一种,内容不多,政治说教的东西还是挺不少。课本之外,似乎也只有与之对应的一种练习册。所以,除了课本之外,多有凭自己喜爱补充一些内容,有古典诗文,有现当代作家的文章。现当代选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林语堂、梁实秋、张中行、余秋雨等人的文章,其中梁实秋、余秋雨的散文选刻最多。那十来年没有电脑,都是刻蜡板,刻笔、蜡板刻坏了不少。考试不多,卷子都是自己出的,可以说都是原创,出好并且刻好蜡纸之后,拿到油印室印刷。作文似乎是每周都让学生写一篇周记,海阔天空,随意写去。有时一周另加命题作文一篇。因为升学压力少,学习较为轻松,喜欢作文的同学,一学期周记本会写三五本。高中三年,有的同学语文水平与写作能力进步不小,相当可喜。

那时学校对教学似乎没有什么要求,老师们教学随意性很强。就我个人而言,上什么,怎么上,多是信马由缰,自由发挥,因而常有上得酣畅淋漓。不过,每节课都有备课,每节课堂内讲什么,大致怎么安排时间,都有预构,因而每节课的内容多数都按照预拟的完成。即使没有完成问题也不大,因为教学是连贯层递进的,后面可以不断补充加深。当然,课堂上旁出斜逸也都有。但我有个准则,那就是准时上下课,绝不拖课。这是我的教学律令,严加恪守,至今不变。因为我当学生的时候,就非常讨厌老师拖课,大学时候立志,自己当老师一定得准时上下课。

我喜欢高一跟班到高三,三中十三年,完整地带了四届学生。我以为跟班可以很好地了解学生,贯彻自己的教学理念,实施自我的教学内容。三年时间,要教什么,怎么教,达到怎样的目标,有大致规划,并且不断付诸实施。

三中教学方面的宽松,我以为是三中的特色,而老师们其实也是认真负责的。那时我们生活都很简单,没有多少想法,课余几位老师常在一起,所谈多是是学生的学习、成绩、性格等问题。我几次看到陈大波和邹峰两位老师,傍晚在后操场散步,互相探讨数学,在地上画图演算。三中的这种宽松,当然也有欠严谨之处,但我还是十分喜欢这样的宽松,感念这样的宽松。

彼时教学是宽松的,但并非放任,因为学校与老师们都想在教学上出些成绩,有所突破。

一年后的一天晚上,绪明校长来到我们宿舍,谈论教学,大家觉得现在高二了,应该分快慢班,让快班的学得更好,同时促进慢班的同学们自我激励,不断进步。李校长同意这种做法,但他担心慢班班主任无人担任。我说,如果没人担任,那我来担任好了。这事就这样决定下来,文理科都按成绩分成快慢班。文科班,少娟任快班班主任,我任慢班班主任。

担任慢班班主任,如何提高教学成绩,如何做好班级工作和学生思想工作等等,都是问题。因为学生成绩相对差,部分同学,尤其是女同学,心里承受力不强,在慢班,心里不免难受,或有所抱怨。但那时年轻气盛,只想努力教好书,与同学们打成一片就好了。而且,其时毕竟很宽松,学校并没有提出什么升学率,要考上多少人之类,只是尽量去做而已。但部分学生毕竟有些情绪,懒散拖沓,缺少目标动力。

除了课堂之外,师生互相交流挺多,所以师生的情感也深。记得余养森同学,原来也在慢班,越学越好,要去快班,他留恋慢班,起初还不愿意,后来才去了快班。

带了三年,91届同学考上大学的还是寥寥无几,因为当时考上大学,哪怕是师专,也都不易,而且那时学生学业水平的确还相对偏低。不过,通过复读,很多同学考上了各类学校。没有考上去的,走出社会,也都有自己的工作事业。想想看,成绩并非学校教育追求的的唯一的目标,也不是衡量师生水平的唯一的尺度。

撇开这些,分快慢班,有道理,也有不少负面作用。因材施教,这是教学大法。另一方面,强分等第,有失教育公平,同时给部分学生造成心理上的挫伤。这事后来想起来,真不知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教学之余,缘于本性,投入最多的自然是读书,侧重点在于古典文史。希望不断自我充实,同时也不断促进教学。《全唐诗》是来到三中的两三年内通读一过的,《全宋词》、《乐府诗集》、《二十五史精华》、《四部精华》、《四库全书简明目录》等,都是那些年读过的。《四书集注》、《老子》、《庄子》、《鲁迅全集》等则是教学之余又重新细加通读的。

刚来的两三年,颇致力于《诗经》和《楚辞》。那时早上六七点起床,先到后山诵读一阵,有时饭后有空还要诵读。后山多松树,也有油茶树,冬天开出洁白芳香的花朵。《诗经》里头的《国风》部分和《楚辞》里的《离骚》《九歌》等都曾背诵过。鄙人深喜《花间集》,一段时间常携书到后山的菜畦处,坐在那里静静品读。又有一段时间,携了《随园诗话》走出围墙,那时是春天,满山桃花,就在花丛中悠然阅读,感觉妙处极多,联翩而来,令人目不暇接。

有几年晚秋时节,有时傍晚饭后,带了逯钦立的《陶渊明集》走到南阳河畔,坐在草地上,一边听水声潺潺,一边闲读陶集,时或抬头看看纱帽山,直到晚烟四起。有时还顺便走到后彰村,过河绕道南阳村,再返回学校。同时在河边或路上顺便采摘几朵清瘦的黄英夹在书中,现今的陶集还留有枯淡的菊瓣呢。不过,那时的南阳河十分清澈,我曾经多次在河边洗衣洗澡,不像后来那样冒着白沫。

还有就是临帖了。有好几年,曾经反复临习《张猛龙碑》和王铎的行草书,其他临写什么法帖,似乎印象比较模糊。但方法欠当,进境不大,那时的字迹,现在看来颇难入目。课堂也多提倡写字、临帖,有时有布置专门写字作业。其中97届,颇有一些同学字写得挺好的,如林高定、袁长新、袁家艳、余金枝、林家勤等等。

读书最好要有同好者,以文会友,共同促进。余东亮老师读书颇多,他曾数次和我谈及读书,并且提议要开个文化沙龙,每周几位老师相聚一次,谈谈读书感受,交流经验,但此事并未实行。

1997年,詹海东老师毕业来三中任教。他深好读书,临帖,打球。此后与海东兄在这几方面交流就很多,非常愉快。我老婆曾说,初见海东时,还以为有三十几岁了(因为他谢顶较多),但多看了,毕竟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满是活力,倒耐看。海东兄好学深思,教学深受学生喜欢,与他交流,总会受到不少启发。还有余祚翌老师,他读书能化,课堂教学生动活泼。祚翌兄谑言,书与老婆,都不出借。鄙意书一般是可以出借的,这也是传播文化,而且那时许多书还是不易购买借阅的,不像现在,买书读书非常方便,但是许多人没有兴趣读书了。那时,每到寒暑假,总有学生来借书的。

我们三中是体育先进校,体育教学搞得有声有色,其中田径、篮球、乒乓球、武术等都开展得很好。每年都有一次校运会,那几天整个校园欢歌笑语,龙腾虎跃。

大概一来三中就开始打乒乓球了,一打就上瘾,越打越有趣。傍晚打完球,出身汗,洗个澡,整个晚上精神焕发,读书做事都十分高效。大约是91年夏秋,又一届新生入学不久,课堂上我与同学们说,乒乓球是项很好的运动,希望同学们多参加。同时又说,在座的恐怕没人打得过我吧。傍晚,戴祖祥等几位同学就找上门来,要跟我交手,他们球艺甚好,当然是他们胜我了。

乒乓球场在飞机楼边,泥地上有八张水泥桌,晴和无雨,几乎天天,尤其是傍晚,都有好多师生在此挥洒青春。球场外边是学生宿舍楼到飞机楼再到餐厅的水泥路。外面是水渠,两边是娟娟竹丛,一株古老虬劲的迎客松,还有一棵较大挺直的松树,一株大大的石楠树,还有其他树木。水泥桌背后是一排大大的梧桐树,飞机楼边和往上石阶两边也有若干大大的梧桐树。每到春夏之交,梧桐花开,清晨起来,但见地上铺满了洁白芳香的花朵,富有诗意。而乒乓球场就在这花木丛中,有绿荫,有花香,有阳光,有泥土气息,场地简陋却令人惬意。

因为老师的带动,同学们打乒乓球的就很多,青少年身体好,悟性高,打上一年半载,往往也就后来居上了。女同学喜欢乒乓球的也不少。印象中,陈惠芳同学经常傍晚来打球,常是打赤脚,很投入,出一身汗后就提着塑料桶去洗澡洗衣服。97届毕业生中,理科是慧芳同学高考成绩最好,考上太原一所大学,而后又考上北大研究生,文科是郑运钟同学考上北大中文系。师生也常举行乒乓球比赛,相当精彩。老师中乒乓球打得最好的是彭宏寿、黄聿院、余景荣、姚杰、詹海东等。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