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重阳偕游华山村  

2017-06-24 17:10:10|  分类: 地方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程建新

华山村因“华山教案”而闻名遐迩。华山村杨氏始祖杨万四公,于明弘治十一年(1498)从浙江楚州迁来,繁衍生息,至今已经五百多年,因而这也是一个古村落了。鄙人一直想走访华山村而未果。

光绪二十一年(1895)农历六月十一日深夜,斋教徒刘祥兴等率众到华山村,杀死在那里避暑的英国传教士史荦伯一家及其他传教士共11人,引来英美政府通牒,务必严惩凶犯,清政府抓捕200余人,杀死28人,判刑流放66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华山教案”。

重阳前两天,感古人登高赏菊等风雅之事,遂发一短信:“驹光逝水真无奈,春感秋伤。春感秋伤,能得人生几重阳。龙山落帽风流事,携酒行觞。携酒行觞,须插黄花满鬓香。采桑子一阕奉请粲正。秋光甚美,未可辜负。若重阳清爽,或登山,或骑车,诸君盍一游乎?程建新谨邀。”于是数位同仁马上回应,仁港兄拟定重阳日登橄榄岗,游华山村。

重阳早上七点半,大家集中于一中校门口,坐面包车,十五分钟到达龙亭村,八点十五分由龙亭往华山村古道登山。

因为很少人走,古道两边草木覆盖,一片荒寒。到了上面毛竹林,有近年开的拖拉机路,为了砍伐运载竹木。路上遇到两位村民,都是扛毛竹下山。

再往上,拖拉机路颇交叉,有的地方竟不知怎么走,须得仔细判别。山上有清澈的山涧,有些地方形成小小的瀑布,用王摩诘诗“清泉石上流”来形容,非常贴切。想来古时满山青翠,鸟鸣泉喧,高人考槃,那是高逸的生活。但古来此处恐怕未必有高人流连,只有田夫野老,砍柴挖笋,而山上华山村民则是世世代代上山下山,挑担提物,十分辛苦,这样的情景延续到了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

快到山顶,找不到路,几乎要迷路。还好,看到电线杆,终于找到了原来的村路。果然是老路,有的铺着古旧的石块,有的是泥地,长着青苔杂草,但荒芜过甚。还好带了柴刀,庆晖兄和大钦兄轮流在前面开道,他人迤逦而行,有的地方只得匍匐行进。剑弘君在下面拣到一个杂木树根,挺漂亮,沉甸甸的,他一路背着背包,扛着树根走上来,一点也不觉得累,真是好身体。这段约一里的老路,却足足走了半个多钟头吧。

这段路让我想起八九年前,语文组跟随灼然老师深冬登橄榄岗,那时所走的都是这样的古道,挺有古意,挺好走。人世沧桑,华山村有了往樟上村到县城的水泥路后,这条古道就日见荒芜。想来这两三年来,龙亭村民不上来,华山村民不下去,这段老路也就完全芜秽了,再下去就根本无法行走了。

一路走走停停,磨磨蹭蹭,约走四个钟头,中午十二点许方到华山村。华山村上面约有十余栋老屋,包括晚清武进士杨景昌的老宅,而史荦伯别墅遗址在山上竹林间。走下一点,路的另一面,是华山村主体部分,有二三十栋老屋,因为山势颇陡峭,有的其实是吊脚楼。我们从图片看到的华山村景就是这里。

事先约定,中午在华山村店铺家吃午饭,家常青菜、竹笋、米汤等,吃起来津津有味。

饭后稍事休息后,我们不爬橄榄岗,就看华山村。先看的是前面的柳杉,有两株直径当逾两米,有四百多年的树龄,约当明末,是该村所种的风水林。其中一株上半截已枯萎,灰褐色的枝干仍旧挺拔。孝敬兄说,树木是长寿的,而人的寿命就显得短暂了。

而后看民居。主体应是民国时期的建筑,多是二层泥墙板屋,多数房门深锁,村民多外迁或出外打工去了。也有几座是晚晴的建筑,如一座马鞍墙的老屋。也有1949年后建造的,风格简陋。村中多种植棕榈树,那时人们用来搓绳和编织蓑衣。还有翠绿的芭蕉树,装点得老村有画意。有一株柿子树,果子显得较小,黄橙橙的挂满树枝,大家流连观赏拍照。

往上是杨家祠堂,旧祠拆了,盖上钢筋水泥的新祠堂,崭新通红,没意思。

我们重点想看看杨景昌的老宅。杨景昌为武进士,担任光绪皇帝四品带刀侍卫。他的儿子杨森任民国革命军第三军军长、贵州省主席等职务,后来追随蒋介石去了台湾。丹东老师知之甚悉,他曾数上华山村,屋主人曾经出示皇帝的诏书等给他看。

从边门走进,天井都是杂草,厅堂堆满杂物,原来雕镂的东西都被盗走。柱子上有楹联,厅堂正中贴着“结婚志喜”“弘农堂”等字,很鲜红,猜想两三年前,这里还曾举行过婚礼,主人歌哭于斯,还曾热闹过。其下有“左昭”“右穆”“弘农堂上杨氏历代宗先”等字样,纸张已经泛白。

我们往山上看史荦伯别墅遗址,只余一些墙基的轮廓,基石都被村民取走盖房屋,上面长满毛竹。百年光阴,足以将很多旧迹洗刷得干干净净。不止这个,华山村若干老屋,如果都没人住,破败坍塌,再过三五十年,恐怕也是长满树木。人世沧桑,原是如此。看了这遗址,使人意兴阑珊。

几位精力充沛的同仁们再往上探访百步金鸡岭。据说五代时,曾经出过一位娘娘,她在少小时曾多在此处。我和几位往下到水泥路,沿着村路走一段,坐下来等车。

三点半面包车准时开来,大家上车,大约四点到家。上车时,头撞了一下,很疼,加以今天感冒了,更觉得疼,胸闷发虚,快到家的一段路,直想呕吐。记得八九年前跟随灼然师爬橄榄岗,也是感冒,回家后呕吐起来。出游需要很好的身体,不然往往精力不支,乃至恹恹生起病来。

回来洗澡,泡茶,睡上半小时,吃了晚饭,人也就舒服起来。

重阳节同游的是仁港、孝敬、剑弘三对贤伉俪,还有庆晖、大钦两位仁兄,还有六中的丁老师,他在三四十年前曾经插队到华山村,在华山村当木匠,今天他是带队,也是想旧地重游。

2013.10.15傍晚草成,17下午改入电脑,晚再改。时在帘青室。

附记:关于杨景昌,过去曾听谢丹东老师数次谈过,但有的已经记不真切。傍晚,特地造访请教,蒙丹东告知,并出借《古田文史资料》第14辑,中有杨茂先生的《杨景昌其人其故宅》一文,写得很翔实。据杨文介绍,杨景昌的故居是座古色古香、威严豪华的晚清建筑,但文革时遭受劫难,面目全非,而今更是只剩下若干外貌了。谨向丹东老师和杨茂先生致意。2013.10.17晚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重阳偕游华山村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