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瘦菊癯梅风雅诗人(刊于《福建文史》)  

2013-10-01 15:04:38|  分类: 地方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余质先生(1905-1990),字遗之,号钝轩,古田县人,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知道余质先生,是在1988年。那年秋天,鹤塘镇举办“古田县大东首届书画展”,琳琅满目,给人印象深刻的是李若初、余质、余纲诸先生的作品。于是知道余质先生是位学人书家,素养甚高,后来常常企想这位乡贤,苦于所知甚少。近日很高兴拜读了《钝轩遗稿》,才知道余质先生不仅是位书家,实在是一位真正的诗人。

《钝轩遗稿》为其门人陈德金先生所编校,选五古4首,七古2首,五律19首,五排2首,七律6首,五绝26首,七绝148首,共207首。又选古文(书信、序跋等)短短12篇,联句7副。前后还附有墨迹、序文、题跋若干。此书为赵玉林先生题签,竖排繁体字本,只有薄薄的70页。

余质先生的诗作,给人感觉,一是非常注重炼字和修辞。比如《余前岁偶踬折臂,今闻玉林兄跌伤膝盖骨,赋此慰之》诗云:“同傭笔砚夙同耕,闻讯吟魂又一惊。读到友于兄弟句,那能手足不关情。”玉林指赵玉林先生,著名书法家。余赵两人同时供职于省文史馆,交谊甚深,故而听到赵先生跌伤膝盖骨,不免心惊,同时赋诗慰藉。《书·君陈》:“友于兄弟。”后以称兄弟为“友于”。手足,一指两人一伤臂,一伤足,一指两人亲如手足。“友于”“手足”极为平常的词语,用典双关,却极其自然熨帖,诗人构思造语之妙,令人佩服。

《傭书杂咏》云:“狸奴憨戏好攀登,翻却端溪污紫藤。亟召龙宾来议处,罚他墨渖饮三升。”狸奴指猫,是用典,典雅有趣。端溪和紫藤分别指砚和纸,是借代手法,十分雅洁。整首诗清新诙谐,诗人对自己的猫儿则是薄责深怜。《破履》诗云:“豪华略不羡雕鞍,践历方知行路难。顽健何嫌形貌敝,朝朝导我上长安。”作者自注:“日常着此上师大长安山图书馆。”长安一词,让人想到的是帝都,这里实指长安山,巧用双关,读来令人会心一笑,一位安贫乐道、顽健洒脱的诗人形象就跃然纸上了。

二是描写、议论和抒情相结合,恰到好处。《秋郊远眺》云:“四时佳景费冥搜,爽朗情怀淡入秋。谁助诗人多得句,碧山红树夕阳楼。”将议论和抒情打成一片,写出秋景之俊美清新,也写出诗人常日专心吟咏和此时秋怀之爽朗。《诗天》云:“春天人道是诗天,暮齿风怀胜绮年。彩笔一枝花一路,自矜无句不鲜妍。”议论抒情,浑然一体,诗笔跌宕,清妍喜人。《青眼》诗云:“左松右竹我中间,无竞无营意自闲。信是平生交道隘,只将青眼看青山。”主要是叙述和议论,凸显诗人情趣品性之高雅。《驼背》云:“一技专长亦足多,徒矜修伟不才何。柳州作传能伸屈,千古名崇郭橐驼。”用郭橐驼事例来印证专长之重要,非常精彩,启人思致。不少酬答诗作,自然也是议论抒情得多,偏向于理趣。

余质先生诗作,多是反复推敲,笔不苟下,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鄙人以为就是雅洁两字,从上面所引的诗作中就可以很好地感受到这点。不仅如此,其古文写作,也是雅洁一路,读来让人想到清代的桐城派。但余质先生遵循的是“诗言志”的传统路数,其诗作有感而发,自然清新,真切感人,绝不是某些今人的争高斗奇,更不是以诗歌附庸政治,取媚权贵。

从余质先生的诗中看出,先生师法盛唐,尤喜李杜王孟诸大家。《吟诵李杜王孟诸作》云:“盛唐诸子仰仪型,一代豪名著汗青。读到高浑雄阔处,如登泰岱望沧溟。”可见先生倾慕盛唐诸子。《求是斋诗序》云:“李杜王孟诗中,自有李杜王孟在焉;苏黄范陆诗中,自有苏黄范陆在焉。”觉得学习古人,要取法乎上,不能亦步亦趋,优孟衣冠,所以其诗作“非唐非宋,自具作手”,自有面目,自成风格。

诗人深嗜吟咏,屡发之于吟笺。《烧币叹》有“生性素耽吟,诗稿满衣袋”、“发愤又吟诗,聊以供自慰”云云,此为民国时期作品,可见诗人早岁既有吟癖。《吟诗乐》说:“自爱吟诗乐,神来笔自然。”《吟诗苦》又说:“谁道吟诗乐,艰辛世岂知。个词容百易,只字费千锤。”其癖于吟诗,苦乐相兼。他如“不羡彭聃算,只吟李杜诗”、“呕出心肝还未已,诗魔更比病魔凶”等等,不能一一枚举。余质先生真像古代的苦吟诗人,但其中自然是乐趣无穷。

先生绝爱诗歌创作和书法创作。其颜体字浑穆雅淡,功力深湛,生前书名就很大,索书者络绎不断。但就其爱好之深,浸淫之久,技艺之高,鄙意是诗第一,书第二。传统文人往往把自己定位为诗人,当作名山事业,传之久远,余质先生正是这样的文人。

从诗歌中看出,诗人除了耽于诗歌书法之外,还喜欢养猫和莳花。在这本薄薄的诗集中,写猫的就有八九首之多,上面已经引用一首,这里不再称引。《留别旧寓》云:“家具无多不用车,廿年弹指五移家。最难恝置心头物,数本嫣红手种花。”《种花》云:“种花岂我一家私,秀靥清香足养怡。分与四邻无吝惜,开来半属出墙花。”花很美很香,足以养怡,同时多莳花,正可以惠及与四邻,一举数得,正是仁者之用心。《种树》诗云:“种树由来如种德,敢言费力与劳神。枝枝叶叶离披意,教荫千千万万人。”种树如种德,荫庇后人多多矣,比之种花,为用更大。此诗耐人深味。反观今人,多伐树而少种树,大树又往往修剪得光秃秃的,当作盆景,何能挡风遮阳,阴满庭院街道?真令人慨叹。

耽吟咏,嗜挥毫,莳花木,喜爱梅兰竹菊青山绿水,安于寒素,一位清癯高洁超然脱俗的诗人形象,也就兀立在读者的眼前了,这就是余质先生。

黄寿祺先生《题遗之学长钝轩吟稿并以为寿》诗云:“遗之吾老友,七十好吟诗。才擅雕龙美,时无叹凤悲。心清能指月,墨妙久临池。新集题辞后,还须献寿卮。”其生前就编有诗集,诗作数量应该不少。《钝轩遗稿》是诗人逝世后其门人掇选若干,裒为一集。希望以后还能读到余质先生更多的诗作和书作,而知人论世,并希望对诗人的身世有更多的了解。

最后,不佞草拟五律一首,略抒仰止之情云尔:

      腹笥饱诗书,恬和是老儒。吟怀抽绮绣,泼墨耀珍珠。

      花发乌山脚,人安式好庐。穷通殆难晓,造化有乘除。

2013.4.3晚八点草拟至十二点多,4.4即癸巳年二月廿四清明节上午改入电脑,4.10上下午再改,7.2下午再校改一过。时在帘青室。

  附记:拙文蒙《福建文史》编辑青睐,刊于《福建文史》2013年第三期上,责编为郑颐寿先生。题目为了简洁明了,改为《风雅诗人余质》,他未修改。另外,《钝轩遗稿》中余质先生生年作1906年,编辑部打电话告以福建文史馆档案作1905年,后经余李梅女士电询其福州伯祖,证实为1905年,即此一端,可见编辑先生之谨严不苟也。2013.10.1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