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精神辫子(读史随笔之一)  

2013-03-01 00:11:23|  分类: 读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神辫子(读史随笔之一) - 福建省古田一中程建新 -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程建新

满清铁骑一入山海关,追亡逐北,所向披靡,很快底定中原。于是,摄政王多尔衮以胜利者的雄姿下达薙发令:“限旬日之内,各省地方尽行薙发,其有仍存明制,不随本朝制度者,杀无赦!”

然而,这一令下,却引发强烈反抗,当时不少汉人甚至发誓:“腕可折,头可断,肉可脔,身可碎,白刃可蹈,鼎镬可赴,而此星星之发,必不可薙!其意岂在一发哉?盖不忍上国衣冠,沦于夷狄耳。”(转引自陈致平先生所著《中华通史》9/90)此后若干年,江南一带抗暴义师,此起彼伏;不少人为僧为道,不愿剃发;一般士民保卫衣冠的情绪,比保卫国家政权更为激烈。于是清政府只好暂缓剃发令,安抚百姓,引诱士人。同时又采用恐怖手段,凡不剃发者,割头悬竿上,“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二者只能选择一个。一二十年后,每个男子头上前半部头发都被理去,而背后都拖着一条发辫,僧道而外,没有发辫之人再也不见于光天化日之下,满清风俗的发辫从此种在全中国人民的头上了。

一旦种上发辫,习惯成自然,觉得如此打扮,天经地义。两百多年后的晚清,外国的坚船利炮轰开了满清政府闭关自守的国门。洋人看着中国人拖着长长的辫子,觉得很可笑,称之为“猪尾巴”。而此时,革命志士纷纷起来,剪发抗清,力图推翻满清政府,恢复汉官威仪。清政府也觉得非改革不能新变图强,就有人上书剪发易服,而守旧大员见之大惊:“辫发都可以剪去么?这真是丧心病狂了!”(蔡东藩著《慈禧太后演义》24/115)很多人又将辫子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了。

然而,武昌起义,风起云涌,各省纷纷宣告独立,半年之后辛亥革命遂告成功。公元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宣告成立,两千多年封建帝制寿终正寝。于是改制易服,改革礼仪,改革教育等等,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然而,民国初造,不少人效忠清室,不愿剪发,辫帅张勋和他的辫子兵是其中的翘楚;也有不少人害怕清朝复辟,不敢剪去发辫;也有不少人留恋辫子,不舍剪去,如当时名人辜鸿铭似乎就是其中的典型。传统具有很大惯性,近三百年畜起的发辫,一旦剪去,一定会有很多人感到遗憾,感到痛心,感到不习惯。曾读过一个画家的回忆文章,生在清末的他,当民国初年,看到没有辫子的男子,觉得很难看。

民国后一二十年,还有部分人留辫子,尤其是乡下人。彼时的作家,也有写到辫子的。于发辫耿耿于怀,并且写辫子最多也最为出色的,恐怕要数鲁迅先生,这方面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小说《风波》和《阿Q正传》。《风波》是以张勋复辟为背景,告诉人们,稍不留神,辫子又长出来了。小说中的七斤,上城后被人剪去辫子,七斤嫂啧有烦言,而许多人乡人因之不敢进城。《阿Q正传》里,阿Q和王胡,各抓住对方的辫子扭打起来,引来不少看客。假洋鬼子跑到东洋回来后,辫子不见了,腿也直了,“他的母亲大哭了十几场,他的老婆跳了三回井”。阿Q 不能原谅他没有辫子,对他老婆也仍然不满意,觉得“他的老婆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女人”。阿Q自己是很爱惜头上那条焦黄干枯的辫子,但后来看到革命来了,革命党很吃香,他踌躇再四,把辫子盘到头顶,已经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革命举措了。鲁迅先生的这些描写,应该看作是史笔,而不是文学的想象夸张。

几十年过去了,满清的辫子已经无影无踪,而忠于满清的思想也无影无踪了。但是,有的东西,表面的“辫子”消失了,而精神的“辫子”却一直长留。

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人民生活普遍温饱,各方面也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许多人还在留恋文革,向往毛氏时代。他们的理论是:现在贫富不均,那时人人平等;现在腐败成风,那时没有腐败;现在整个社会道德沦丧,那时人人拾金不昧,心地纯朴;现在污染严重,那时山清水秀;现在食物很不安全,那时全是绿色产品……

其实不然。首先,那是一个普遍饥荒食不果腹的时代。而1959-1961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3700多万人,中国几千年所有自然灾害加起来,也没有死掉那么多人。有的地方甚至出现易子而食,出现人吃人。而文革十年,百业俱废,社会动荡不安,被打死、斗死、折磨死的人有2000万,波及上亿人,有多少人备受折磨,多少人妻离子散,呼天抢地啊!那时父子成仇,夫妻反目,人人自危,互相争斗,苦苦挣扎,人性扭曲恶劣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种道德沦丧,至今还是远远未能复元。那时各种东西非常匮乏,样样凭票供应。要想多买半斤肉,要讲交情;要想买块手表,要托关系;要想买辆自行车,要走后门……谁说没有腐败?谁说没有贪污?谁说没有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那时的暗箱操作,要比现在多得多。彼时几乎所有文化典籍,都遭到封查销毁,全国人民只能看八部样板戏,索然寡味,昏昏欲睡。只能恭读那几位领袖著作,只能高呼万岁,文化之专制与萧条,至矣极矣,蔑以复加矣!古典诗词,当然也一概封锁,人人只能诵读伟大领袖的诗词。他人文章著作加以厉禁,自己文章著作颁行天下,捧为经典,人人都得恭读,稿费则源源不断,任意花销。这难道不是最大专制,最大腐败吗?

但是,因为一直不间断地洗脑,那个时代的思想烙印就根深蒂固地烙在了无数人的脑中,有相当部分人的思想不能与时俱进,便一直停留在过去。于是,许许多多的遗老遗少,不断缅怀已逝的光阴,就像九斤老太那样,老说从前“天气没有现在这般热,豆子没有现在这般硬”一样,觉得文革好,毛氏时代好。看到他人批评毛氏,就要愤愤不平,甚至像北京某大学的一位教授那样,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愤怒得要出手打人。一写文章,赞美景物,就是“风景这边独好”;表达气魄不凡,就是“不到长城非好汉”;写到北方冬景,就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自我膨胀,则天天大言不惭“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而古往今来无数绝妙好辞,一概不闻。其实,这正好表明他们长在文化沙漠上,所得到的文化滋养非常匮乏。这本来是很可悲的,应该要诅咒那个时代,反而还心心念念,感谢暴君与暴政,真是奇哉怪也!

童大焕先生的博文有《中国不脱毛就永远是原始社会》,引人深思。然而许许多多的遗老遗少毛子毛孙,全身仍是毛茸茸的,要想脱毛,看来很困难。但是,时光的镰刀,自会将一茬茬的世人一一割去,收拾干净。到时,他们也就拖着精神的辫子,去拜见他们的祖师爷去了。

毛氏时代,十年文革,所宣扬和留下的是什么呢?记得廿年前,王蒙先生就著文说,那是反传统的文化,是无文化的传统,是流氓传统,是专制传统,绝不是传统优秀的东西,而是传统中货真价实的糟粕。

这样的糟粕,理应抛弃,我们应该早日脱毛。但是,糟粕也有市场,甚至备受崇拜。因为这些都出于绝大的权威,出于长期熏陶,潜移默化,成为无数人思想意识的一小部分或绝大部分。诗人北岛说:“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这种回声像幽灵一般,一直在我们古老的国土上久久回荡。因而,很多人仍然拖着精神的辫子四处游弋,甚至高高翘起,非常自豪。

但愿一两个世纪之后,到处是清风朗月,民主自由广被神州大地,那些毛茸茸的东西都将消失殆尽了吧。

2013.1.24晚上草两小时,1.25下午改入电脑。1.26修改,1.28再改,2.3晚又改,2.28晚再校改。时在帘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