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清雅的书作与可笑的跋文  

2011-09-09 20:4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书法报》第7版为广告,第10版为典藏,登古人书迹。

2007年8月15日的《书法报》却有些不同,将第7和第10版合为专版,登了一位当代名家的行书手卷《秋声赋》《归去来兮辞》,书作清雅疏朗,颇为可人。但书家为追求形式感,将《秋声赋》和《归去来兮辞》的文字写得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整或散,不顾文章的内容,殊不可取。而手卷亦颇有笔误处,有的地方编辑已予改正,有的并没改正。如“其气栗烈”应是“栗冽”,“常以萧杀而为心”应是“肃杀”;“夷,戳也”应是“夷,戮也”;“三茎就荒”应是“三径就荒”;“眄庭柯”之“眄”字右边一笔含糊带过;“审容之膝易安”、“之膝”倒文了,而“膝”似“腾”字。凡此种种,见出作者的马虎,或者是文化素养上有所欠缺。

但这些都是白璧微瑕处,最要命的是作者的跋语全然不通,自打嘴巴。今抄在下边,加以标点,略加分析:

岁次丁亥之阳春,即兴书欧阳修之文《秋声赋》于北苑小区居所。

这是《秋声赋》写完的后跋,其中“之”和“之文”都是赘馀,可删去。现在一些人写文言,以为只要加上些“之乎者也”就可以了,其实并非为此,有的加上去就如头上安头、屋下架屋一样别扭多馀。

接下是写完《归去来兮辞》后再加跋语:

岁在丁亥之新夏,小雨临门,窗外绿肥红瘦,读陶公之文,心境如水也之清澈。此之前写了欧阳修之赋文,而今续书渊明之诗,亦一快也。笔墨精良,天公作美,真兴之所至,难得乎?难得也。夫有幸于诗书之艺,乃前生之修德乎?吾信之。想想世上能有几多人有此德福?应以清虚之心态为人为业,幸甚幸甚!信乎书之载心载志,以谢天意。伯阳又记数语于后。

上文中“丁亥之新夏”、“此之前”,与前跋一样,“之”字都是赘馀。“心境如水也之清澈”别扭不通,可改为“心境清澈如水”。“小雨临门”读来怪怪的。平常有说“小雨淅沥”、“落雨潇潇”,或“喜气临门”、“贵客临门”之类,似乎没人说“小雨临门”的。“亦一快也”也是病句,要改为“亦一快事也”才通。而“写了”、“想想”都是现代句式和词语。还有,“笔墨精良,天公作美,真兴之所至,难得乎?难得也”之类,像什么文字?作者写这段跋语,看得出是花了一番心血,但别扭拉杂,读来真是荆棘满目,佶屈聱牙,不通得很。

现代人写古文,往往如逆水行舟,异常艰难,稍不注意就露出现代汉语的词汇和文法来,而所写的古文也只能是现代人的古文,离真正纯正的古文都有差距,甚至相差极远。五四以后相当多文人学者可以写古诗文,如鲁迅、郭沫若、朱自清、叶圣陶、钱钟书等等,但到了1949年后就越来越少了。当代学人中,鄙人孤陋寡闻,觉得旧体诗写得好的是张中行先生,古文写得纯粹的是周汝昌先生,此外还有个别宿学先达,但寥寥无几了。

跋语如此差劲,其文化素养可知矣。其书法即使清雅,也被那可笑的跋语消蚀殆尽,大煞风景,很难再说有什么文化品位了。本来,不通古诗文,勉强写些蹩脚可笑的古诗文的书家可谓比比皆是。然而这竟出于一位著名的书家和诗人之手,又是“左肩是诗歌的太阳,右肩是书法的月亮”,又是大谈书家需要学问修养,又“认为自己是一介书生,一辈子都在学习,在读书” (《书法报》2007.6.20第1版)之类,其实,就是是读书和现今整个文化断层造成造成的结果。当然,作者在这方面的天赋上和功力上,也是不足的。

这位书家的行书相当可人,回归传统文化和所作的努力,也令人敬佩。但是,跋语水平太低了些,这样的东西竟然敢于整版登出来,不免畏贻讥多士,羞!羞!羞!

2007年8月19日晚草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