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老而不死是为贼  

2011-09-05 20:48:03|  分类: 书法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翻读2007年8月29日《书法报》,其第21版有篇文章《荒荒油云,廖廖长风》,一看题目就令人暗中吃了一惊;看看作者,又是一惊;看内容,还是令人惊讶:真是令人一路惊疑不已。

这是一篇吹嘘一位将军书法的文章,很短,只四个自然段,开头两段先抄在下边:

司空图论诗列二十四品,“雄浑”居第一,良有以也。“返虚入浑,积健为雄。”何为“返虚”?何为“积健”?    曰:“虚”者“实”之宾也;“健”者不息之自强也。“虚”与“健”为何化作“浑”与“雄”?为什么又颠倒过来,不曰“浑雄”,而标“雄浑”?足以说明:首尚“积健”,不“积健”就无从“返虚”。表圣遣词用语,精审乃尔。真不简单啊!艺术总是在逐渐深化的过程中归诸大化,从而显示出艺术家崇高的情怀!

书法之美,由多方面因素构成,包括章法、用笔、结体、线条等,至于高层次的追求,便与诗作一样,是“雄浑”。“雄浑”,乃作者一段深感久蕴之思,勃发为一种至大之境。

两段文字大意是说艺术的至高境界是“雄浑”。接下两段说某将军的书法是“雄浑”,那就是用铺排手法,无非是要抬高此将军的书艺,是达到了“至大之境”。然后又比附“君家南海先生”,似乎此将军是康南海的嫡传后劲了。看看此将军的书法,是有一定功力,较雄健,但远未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更非至高至大之境。此将军书法,与其说是“雄浑”,毋宁说是粗豪。很明显,这位老先生是在充当吹鼓手,嘀嘀嗒嗒,极力吹嘘。

撇开这些,就看此文第一段对司空图《诗品》的解释,就难以令人苟同。首先是《二十四诗品》将“雄浑”放在最前面,鄙意司空表圣并不认为“雄浑”是艺术的至高至大之境,只是表明它是艺术的一种境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风格而已。艺术中风格多样,或雄浑,或冲淡,或纤秾,或沉著,或高古,很难说有境界的高下。这位老先生如此行文,显属生拉硬扯。

而对“返虚入浑,积健为雄”,理解为“首尚‘积健’,不‘积健’就无从‘返虚’”,亦难苟同。照此理解,“积健”是为了“返虚”,归于虚无空渺,那还有什么“雄健”可言呢?此句意思应是说,不虚空(返虚)才能浑厚,而浑厚日积才能雄健。

接下说“艺术总是在逐渐深化的过程中归诸大化,从而显示出艺术家崇高的情怀”云云,更为紕谬。

如果以为雄健是艺术的至高准的,那么,就中国文学史来看,古来经典作品和伟大作家大概都要被抹倒了。比如,《诗经》清新古朴,与雄健无缘;《离骚》有缤纷浪漫,也不是雄健,而是瑰丽;陶诗朴素清和,更与雄健无缘;李白诗,老杜称其“清新俊逸”,雄浑之作并不多见;杜甫有不少雄浑之作,但总体风格是“沉郁顿挫”;白居易通俗平和,李商隐秾丽隐晦,李贺瑰怪难名,更与“雄浑”没有关涉。但是,谁能说《诗经》《楚辞》不是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作品?屈原、陶潜、李白、杜甫等不是伟大的作家呢?

若从书法史上看,以“雄浑”为至高境界,立论更是无法成立。书圣王羲之完全是秀逸细腻一路,但却是书法史上的不祧之祖。而后,虞世南、欧阳询、柳公权、苏轼、米芾、赵孟頫、董其昌等等历代大书家,其书风与“雄浑”都相去甚远,要之,王献之、颜真卿、王铎等少数大书家的书风显得雄肆劲挺。

当代不少书人推崇雄强的书风,固然与其审美观息息相关,但或因天赋欠高,或努力不足,或学养不深,或兼而有之,写出的字往往只是粗豪鄙俗,却自我巧饰为雄强大器。

《二十四诗品》的“雄浑”一品,原文如下:“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非强,来之无穷。”(何文焕辑《历代诗话》,中华书局1982年印刷,上册第38页)“荒荒油云,寥寥长风”,竟然变成“荒荒油云,廖廖长风”,且是大大标题,刺人眼目,真是咄咄怪事,令人惊讶。

一位年近期颐,甚至被人冠以“国学大师”的老先生,写出的文章却是如此低劣,信口雌黄,满篇谀佞,令人浩叹!

说起这位老先生,原先内心是颇为敬重的,知道他是位楚辞专家,名字很雅,而从名字中就可以看出他是非常喜爱屈原的,又那么高寿,显然是博学有道之士。后来又从电视上了解到他,知道他经历不凡,年事虽高,而善于自饰,极为爱美。他又说,看一位诗人是否是一流的诗人,要看他对女性的态度如何,尊重女性而诗艺又十分高超的方可为一流诗人,以此衡量,屈原、杜甫是一流诗人,李白不是,因为他经常狎妓,对女性不尊重。看到这里,心实不然,但却觉得这位老先生独持偏见,天真可爱。或者,有如太史公所说的“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耶?则我不得而知之矣。

后来,就不佞孤陋寡闻,仅就书法报纸上,就较常看到这位老先生露面。或者西装革履,出席剪彩活动;或者横涂竖抹,撰写吹嘘文章。而被吹者往往只是书界掮客或一般书家,吹嘘文章却往往出奇离谱。如吹捧一位学“毛体”的书界掮客,以为此君书作如何如何高明,自己如何如何喜欢。其实,那位书界掮客只会信笔涂鸦,灾梨祸枣而已,书艺学识都无足称。于是鄙人觉得这位老先生:一是不甘寂寞,总想抛头露面;一是名利之心尚重,不然,完全可以推掉无谓的应酬吹嘘;一是学识稀松,修养不高。孟子自言“四十不动心”,而他年登耄耋,仍然心动不已。

人生也像草木一样,是有季节的,少年、青年、老年,各有各的心态和行事,反常总不是太好。现在有些老年人一味“秋行夏令”,一味地在媒体上抛头露脸,求名射利,殊非好事。老年人可能太寂寞了,喜欢做点事,喜欢露露脸,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乐此不疲就不正常了。

孔子说:“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可是,有的老年人就是不知戒之在得,仍是一味躁动不安,耽于名利。这位老先生,我看可算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人物了。

孔子又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位老先生年将期颐,应是人瑞了,可喜可贺,鄙人并无咒其快死之意。但可以说是真正的风烛残年,无常随时可到,仍是一味折腾,未免真是老得成精了。

 

2007.9.5下午草成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