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五十年前大饥荒 天灾人祸何纷纷  

2011-09-24 20:0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小时候,小孩子因为饭菜不好而抱怨,大人就要教训说,你们没有遇上60年,那时没东西吃,饿死很多人。现在有饭吃,就已经很好了。

那时常常听到长辈说起,60年饿死很多人。粮食匮乏,就吃糠壳、浮萍、野菜等等。还有,当时我们这里很多人上山去挖白辣刺头(本地话,指一种灌木的根块,学名待查),磨成粉后蒸煮了吃,但据说不好吃,吃下去往往让人便秘。因为饥饿,很多人得了水肿病,全身乏力。我父亲当时在外地工作,一段时间也得了水肿病,祖母在家寄去几斤粮票给父亲,结果被他人取走了。其时,每个村庄天天几乎都有死人,每天要抬出好几副棺材。

何以造成如此大饥荒呢?钦定说法是天灾和当时苏联逼债,天灾是最主要的原因,即三年自然灾害。

三年自然灾害指那三年?现在很多人恐怕不能确指出来了。我印象中是1958—1960年,百度搜索告诉我们是1959—1961年。

三年自然灾害造成大饥荒,这是唯一的说法,当时很多人深信不疑。直到现在,仍是主流说法。前几年,一次打开百度搜索,看到一个年轻人的文章,坚持说那时的饥荒源于自然灾害,后边一个老者跟帖,不同意,他说,那时大饥荒,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不说。

现在,这个问题已渐次明晰,探讨也日渐深入。1958年推行人民公社大食堂,一度提出“放开肚皮吃饱饭”,吃了几个月,存粮不多,捉襟见肘,只好叫停。而彼时已经开始大炼钢铁,无数劳动力投入其中,并且大砍森林,用于炼钢,结果只炼出很多“铁屎”(本地话,即废铁疙瘩)。农业投入少,收成也必定少;森林受到大破坏,必然引来自然灾害。与此同时,田地里的水稻等成熟了,不去收割,让它们大量地烂掉。另一方面,又说亩产上万斤,到处大放卫星,虚报粮食产量。既然亩产上万斤,就大量地征购粮食,甚至把农民的口粮、牲口的粮食和种子粮都征收上去。到了1959年下半年,就出现全国范围的大饥荒,到了1960年则饥荒更甚。而恰恰在这两年,政府是征粮最多,出口最多,大量的粮食无偿地支援越南、老挝、几内亚、阿尔及利亚等国家。几者交攻,造成的全国性大饥荒,据说饿死了3000多万人,比八年抗战总共丧生的2100万人还要多得多。

小时候虽然常常听说60年饿死很多人,但长辈极少提到饿死的原因。两三年前,一位长者告诉我,大饥饿年代,真是饿死很多人。好多人死時,嘴里还含着棉花。因为饿得太厉害,凡是可以吃的东西都想放入口中,把被子拿来咬了吃,就像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将皮带煮了吃一样。我听到这里,深为震撼。接下又说,那时他正念初中,胃口很大,口粮很少,结果留下胃病,一直折磨着他。我心想,那时没把你饿死也算是不幸之中之大幸了。他说,1960年饿死的人最多。我又问,后来怎么样?他说,那时上面稍稍放宽政策,让老百姓在房前屋后种些蔬菜瓜果,一两个月后,有了菜果之类果腹,饥荒就差了,饿死的人也少下来了。我又想,古人说:“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卢也。”信然。

前五六年,一位教历史的老师跟我说,上世纪70年代,他在乡下代课,看到田里的豆子快要成熟了,又被犁掉埋到土里,原因是割资本主义尾巴,政府不让人私自种植。那時的口号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搞集体化,吃大锅饭,不能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又不准农民私下栽种养殖,是那三十几年全国老百姓生活十分贫困的主要原因。

我们是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国,古代也常有饥荒,但全国性的大饥荒是没有的。而造成“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象,几乎都是战乱,如东汉末年、五胡乱华、安史之乱等等。三年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显然是人为的,甚至让人怀疑是政府蓄意造成的。有没有天灾呢?有的文章说,当时有好几起很大的自然灾害;但也有文章说,那三年风调雨顺,气候出奇的好。如果说有天灾,比之人祸,恐怕也是微不足道。有文章说:“官方说法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老天爷或许要大声喊冤的。”

1949年后的三十多年,人们普遍的感觉是饥饿。我的邻居堂姐常常跟姐夫吵架,原因无非是没饭吃,吃不饱,没衣穿,最起码的温饱不能解决。而这二三十年来,工农业突飞猛进,普遍不愁吃穿,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对比如此鲜明?其实都是政策造成的。但是,现在耕地面积大量缩小,又大面积种植水果,如果出现饥荒,也颇可担忧。先父在时,常常念叨:我们自古是农业大国,现在一味栽种水果,一旦饥荒怎么办?但愿这只是杞忧而已。

李太白诗曰:“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这是他经历了安史之乱后发出的感慨。三年大饥荒,饿死数千万,是现代史上的大事件,大悲剧,而今渐行渐远,日渐淡出一般人的视野了。而说到这段痛史時,若不加以总结反思,引为借鉴,还是一再将责任推诿给老天爷,未免太过分了。

诗人北岛说:“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在公开地掠夺,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写出了一个已逝时代的某些特征。而今,改革开放,物阜民康,国力渐强,日渐宽松,这样的时代已然终结,我们将迎来一个更加繁荣富强也更加自由民主的时代。

2011.7.24辛卯年六月廿四大暑后一天,炎夏甚热。7.25傍晚稍作修改。8.8下午又稍改。9.11下午再稍改。时在帘青室。

 

  评论这张
 
阅读(6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