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清风千载梅花共(刊于《书法导报》)  

2011-07-23 12:19:43|  分类: 书法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林逋诗书

                                                                                  程建新

林逋(967-1028),字君复,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孤家贫,力学苦吟,隐居于西湖孤山,植梅蓄鹤,优游山水,二十年间足迹未至城市。卒后,宋仁宗赐谥和靖先生。

说到林逋,首先是他的高洁不仕,与殷周时的伯夷、东汉时的严光、晋代的陶渊明,都是历史上清操凌俗、赫赫有名的大隐士。而说到他的诗,人们所想到的首先是他的千古咏梅绝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他如“雪后园林才半数,水边篱落忽横斜”、“湖水倒窥疏影动,屋檐斜插一枝斜”、“横隔片烟争向静,半粘残雪不胜情”等等,古人说他“几将梅之色香情态摹写殆尽”。据清人陈树基所辑白话短篇小说集《西湖拾遗》卷十《孤山处士爱梅花》一文说,林逋种梅三百六十株,将每株梅子出售所得之钱包成三百六十包,每日生活用钱一包。果若如此,则将种梅、赏梅、咏梅连在一起,不只见其性情之高旷,也见其善于营生,而又不以营生为务,天怀澹定,是以日日亲近观赏,烂熟于心,故能发之吟咏,写梅形神兼备,既多且好。

林逋诗作,大致清新冲淡。钱钟书先生以为,林逋“用一种细碎小巧的笔法来写清苦而又幽静的隐居生涯”。钱氏《宋诗选注》以艺术为首要标准,抉择甚严,于林逋诗作只选《孤山寺端上人房写望》一首:“底处凭栏思渺然?孤山塔后阁西偏。阴沉画轴林间寺,零落碁枰葑上田。秋景有时飞独鸟,夕阳无事起寒烟。迟留更爱吾庐近,只待重来看雪天。”写出秋天所见清雅萧疏的景致,表达诗人冲淡悠闲的心境,全诗浑然一体,总体看来似乎比其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山园小梅》更胜一筹。金性尧先生《宋诗三百首》选《山园小梅》和《秋江写望》两首。《宋诗鉴赏词典》选林逋诗五首。从中可以看出现代人对林逋诗的取向,认为他不是宋代重要诗人,佳作不多。而清人厉鹗辑撰《宋诗纪事》,选林逋诗多达十五首,断句三联,其中《西湖》和《湖上初春偶作》为今人所不选,却都清新喜人。而《西湖》一诗颔联“春水净于僧眼碧,晚山浓似佛头青”,比拟新奇贴切,优美可人。鄙人无缘读其全集,但从中猜测,林逋佳作当不止于此也。

近日购得上海书画出版社所出《林逋诗书》,有林逋自书诗作五首,手札两通,以及后人若干题跋。赏玩其手书诗作,结体较紧,笔力清健,字距较宽,行距尤宽,为字距之一倍,使人见之,便觉一种清刚之气扑面而来。明人王世贞题跋云:“右和靖林处士君复手书五七言近体五首。其语冲夷可咏,而结体尤峭劲,然有韵态,不作岩岩骨立也。”王世懋跋云:“世言林和靖先生,字不如诗,诗不如人。然观此卷,亦自瘦劲有法,杜襄阳云‘书贵瘦硬方通神’,岂先生之谓耶?”清人王鸿绪题跋也说:“君复书亦峭劲。”可见峭劲是林逋书作的主要特色了。

两通手札,结体行笔与其所书诗作用笔风格相同,但笔画瘦弱无力,殊乏情采。东坡云:“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留台为宋初著名书家李建中,有《土母帖》《同年帖》等。其书作行笔迟缓,自然含蓄,想见其意态悠闲,都不费力。东坡说林逋书作“差少肉”,意为其笔画略嫌瘦弱,有所不足吧。

欧阳修《归田录》说:“逋工于书,善为诗。”《宋史》称:“逋善行书,喜为诗。”林逋诗书兼善,彼时既有定评。林逋有一首诗《顷得宛陵葛生所茹笔,每用之如麾百胜之师,横行于纸墨间,所向无不如意,惜其久且弊,作诗以录其功》:“神锋虽缺力终存,架琢珊瑚欠策勋。日暮闲窗何所似,灞陵憔悴故将军。”从题目即能看出林逋运笔挥洒自如,的然工书。而云“顷得”,又说“久且弊”,可见林处士日日挥毫作书,虽然未必退笔如山,而废笔亦当不少矣。

对于林逋其人其诗其书,说得最好的,应是苏东坡。其《书和靖林处士诗后》一诗云:

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绿。不论世外隐君子,傭儿贩妇皆冰玉。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我不识君曾梦见,眸子瞭然光可烛。遗篇妙字处处有,步绕西湖看不足。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平生高节已难继,将死微言犹可录。自言不作封禅书,更肯悲吟白头曲?我笑吴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修竹。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盏寒泉荐秋菊。

东坡于林逋的清高绝俗,赞叹不已,而于其诗书也作了恰如其分的评价。从中看出,当日东坡在西湖所见林逋的墨迹甚多,徘徊其间,不忍离去。所下“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的断语,如王世贞所说,“便是汝南月旦,何尝少屈孤笔”,决不似今人一味吹嘘炒作所可比拟。

东坡而后,宋代著名诗人陈与义有《和张矩臣水墨梅》诗云:“自读西湖处士诗,年年临水看幽姿。晴窗画出横斜影,绝胜前村夜雪时。”写出了林逋咏梅诗的高妙和诗人的喜爱之情。宋人吴锡畴《林和靖墓》一诗云:“遗稿曾无封禅文,鹤归何处认孤坟?清风千载梅花共,说著梅花定说君。”表达了诗人对林逋高风亮节的无限钦迟,也很好地写出了林处士与梅鹤是连成一片的。林逋临终作《书寿堂壁》一诗:“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最后再表其孤高不群,善始善终。这也是一首佳作,广为后人传诵和征引。

到了清代,极喜书画的乾隆皇帝,得到林逋的诗稿,作诗有“新得先生遗墨妙,日观不厌继以烛。五诗神合暗香句,清峭雄浑无不足”云云,于林逋其人其诗其书赞叹不已。乾隆皇帝一共五用东坡原韵,反复吟赞,虽然诗作蹩脚乏味,然而高兴之情,钦仰之诚,溢于言表,并非故作姿态,另有图谋,可谓林逋的异代知音了。

江苏教育出版社出有《中国书法史》一套,其中曹宝麟先生所撰的宋辽金卷,精彩纷呈,读来真是引人入胜。第一章有说:“如果将林逋书法与李建中加以仔细比较,仍不难发现二人的若干不同。肥与瘦是明晰的表征自可勿赘,在笔法上,林的觚棱方折颇有别于李的暖姝圆转,因而前者更显得耸峭有力;在章法上,林本与李异趣,林疏朗而李茂密,因而前者更显得萧散有致。从格调而言,李建中似去世俗较近,而林逋则高谢尘寰,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林下之风。”对林逋的书法,看法会因人而异。但像曹宝麟这样出色的专家将其写入书法史,则表明林逋的书法在历史上自有其地位和影响了。

余秋雨先生不喜隐居避世,认为那是人的才华的无谓的浪费,总体上是不道德的。他在《西湖梦》一文里说:“结果,群体性的文化人格日趋黯淡,春去秋来,梅凋鹤老,文化成了一种无目的的浪费,封闭式的道德完善导向了总体上的不道德。文明的突进,也因此被取消,剩下一堆梅瓣、鹤羽,像书签一般,夹在民族精神的史册上。”

鄙意不谓然。社会需要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思想,生活才能丰富多彩,思想才会百家争鸣,并且互相制约,和谐发展。历史上的隐士们,正以其遁世避俗、高风亮节,竖起道德的高标,对清洁世道人心起到不小的作用。所以,封建时代的绝大多数君主都表彰隐士,许许多多的文人更是仰慕隐士,效法隐居生活。古往今来,芸芸众生,多少人奔走多方,求名求利,汲汲营营,而许许多多的人在其生前荣华富贵,呼风唤雨,名利双收,一旦死去,又留下多少东西呢?而像严子陵、陶渊明、林和靖这些大隐士,却留下了高峻的风骨,传世的诗书,成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部分,泽及后代,深且广矣。

2009.12.4上午至晚上草成,12.5早上作些修改。2011.1.13边打边稍作修改,至晚上全部打入电脑。1.15上午再稍作修改,校对原文。时在帘青室。

 

娅男先生:

    遵嘱,奉上拙文一篇。难用,请弃去;若可用,请代为斧削,文字较繁,有2850字。此请

编安

                               程建新拜上 2011.1.15

 年初,《书法导报》社“书法文史苑”责编潘娅男先生来信约稿,雅意可感,爰奉此篇,蒙刊于4月6日导报文史苑上。附缀数字,以申谢忱。程建新,2011.4.29晚

  评论这张
 
阅读(12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