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初访学稼楼  

2011-07-23 12:1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知道李若初先生是1988年。那年9月,鹤塘乡举办大东书画展,展出李若初先生书画作品十馀帧,其墨梅和书作都十分高雅精妙。其后又从若初先生晚辈亲友中了解到若初先生一些生活侧面,看到过些书画原作。又数次到杉洋下院,反复欣赏下院中若初先生的若干幅作于壁上的书画作品,深感若初先生是位真正的文人,出色的书画家,并曾作小文推介。而前两月又细读古田县政协编辑的<<李若初诗书画精粹>>一书,拳拳歆慕向往之心,恨不能相识若初先生于其生前也。然而,还有一个大大的遗憾是近在杉洋夏庄的若初先生故居,一直未能探访一下。

    因为有任务要帮助撰写几个古田历史名人故居的文字,今年8月10日上午,跟随李扬强老师和余炳先生去杉洋看看林朝聘和李若初故居。看完林朝聘故居和林朝聘纪念馆之后,便由若初先生哲嗣李仕同先生带我们去他家。

    若初先生故居十分破旧,早有听闻。有的人甚至说,不去拜访学稼楼也好,免得破坏了心中美好的印象。到学稼楼前一看,原来是一座木构小楼,门边木板新旧相间,显然是一些木板已然坏烂,又加上一些新木板。而门口显得黝黑,因为没有门扉。乱石砌成的八九级石阶通向门口,门外有石砌简陋的花坛,种有矮小的蔷薇和石榴,靠板壁有一株白色木槿,正在开花。看到这些,心中不免暗暗一惊:原来学稼楼是如此之古旧荒寒。

    走进学稼楼,厢房纵宽各约二丈许,放些农具杂物。梁上没有木板,放着七八领晒谷用的竹席,本地话叫作“节”。一条横梁上有红纸写着“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九个字,为若初先生手笔,完好无损,看着真令人感慨万千。就在这条横梁上,原来悬有“学稼楼”牌匾,若初先生逝世后被丢弃在窗台上,现在早已被人收藏起来,不可见矣。四条壁柱上有两幅对联,字迹模糊。一曰:“尚友契钟王,垂露在手;卧游同泰华,开门见山。”一曰:“ 禾

黍满前门,万顷良田资学稼;文章鸣上舍,千秋盛业在传薪。”壁板上有两幅国画,因年久屡经洗刷,纸张深入木板,亦是斑斑点点,依约可见。但细审字画原作,精致高雅,十分精彩,非印刷品可以比方。现在两幅对联内容和壁上一幅画作,已收入《李若初诗书画集粹》

一书中了。

    若初先生退休归来后的十来年,深居学稼楼,天天在此写字作画,读书吟诗,有时眺望楼厢外面的田野,看农人春种秋收,则低徊向往。学稼楼的确十分简陋破旧,而先生逝世渐久,今日此楼较之其先前应是更破旧了。但一临此楼,就觉得斯人虽逝,遗泽犹存,有很强的现场感。

    学稼楼原非正式居室,若初先生真正的故居是在学稼楼前面,原来相连,后已隔断。我们绕着蜿蜒小巷,至一处,有门亭,一边土墙有翠绿丛竹,一看既是往昔乡野农家的特色。走进门亭二三丈又进一门,便是若初先生的故居。故居为土木结构的老房屋,前面有很小的天井,当中是小小的厅堂,厅堂上面悬有“贞筠不老”的牌匾。若初先生早年在霞浦作元中学任教,深得学生敬重。民国癸亥年(1923),先生母亲余老宜人五十初度,其学生赠送此匾,以祝遐寿。祝词诚挚典重,用隶书写就,端庄含蓄,写作俱佳,末尾附上所有送匾学生的姓名。此匾已近百年,是件颇有意义的文物。

    厅堂的一边厢房现有若初先生子嗣居住。厅堂柱上有楹联若干,笔迹似若初先生,颇为可观,询之,为若初先生子侄辈学先生书法者所书,亦见先生德泽施及后辈。故居甚小,显得十分逼仄。

    之后,我们又驱车去凤林寺。凤林寺隐于凤林山麓绿树翠竹之间,面对田畴山野,远

离尘嚣,依然幽静如昔。若初先生晚年自号凤林老人,书画喜钤盖“家在凤林之麓”之印,可见先生极喜凤林山、凤林祠和对故乡的深深喜爱。走进祠内,见壁上原有的两幅精美的画作和两幅精美的对联依然完好,其他数幅小壁画亦安然无恙,感到快慰。凤林祠正在重新粉刷,显得鲜艳了些,俗气了些,原来历史的凝重感和沧桑感就有所失落。现在许多祠堂重修,不能修旧如旧,往往显得恶俗,甚至面目全非,这是对文物的另一种破坏,有的甚至是毁灭性的破坏,令人担忧。

    若初先生有《学稼楼题跋》:

        予先世业农,曾大父登云公耕馀常治麴,因筑其场,场上粗盖一楼。至先王父俊英

 公晚年营茶业,又拓楼为制茶之所焉。先严承父志谨德力田,不幸早逝。母氏守节

抚孤 ,谓羸弱如予,不宜田作,令入学,自是置身士林,于田功未之学也。一九一二年从省垣求学归,其明年应聘为教师,讫于今留异乡从事教育者垂四十馀年。虽然,予农家子耳,于稼穑树艺梦寐不忘。五八年冬退休居家,寝于楼厢,楼临野,开门睹农人春种秋收,辄低徊向往,有不能去者。第念年老力衰,非曰能之,愿学焉。识此示子侄辈继先业安畎亩云尔。

读此跋文,令人低徊向往,愿一睹为快。及见学稼楼,却是如此破败。据宁德师专许少鹤老

师的文章介绍,学稼楼底层原是牛棚,十分脏臭,则若初先生居于是楼,生活并不写意。一

个杰出的艺术家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生活,不止是个人的悲剧,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但我又想起《红楼梦》卷首语:“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晨夕风露,阶柳庭花,

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曹雪芹晚年落魄,居于北京西山,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却写

出旷世之作来了。若初先生自言“画留长卷三千轴,诗有成篇九万言”,但他绝大多数诗作

在文革中遭到覆瓿之殃。而其传留至今的诗书画,绝大多数是归休之后所作,而晚年之墨梅,

异常精美高雅,是绝对可以传世的。这样说来,简陋的学稼楼绝不是若初先生的羞耻,而正

是他的骄傲。若初先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恬然自适,吟诗,写字,作画,创作出那么多美妙

的诗文书画,其心胸之冲淡,意志之刚强,是一般人所难以想象的。这样想着,我们便会为

这位杰出的艺术家感到肃然起敬。

                                                           2007.9.15晚草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