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一中程建新的博客

 
 
 

日志

 
 

葬玉埋香 情何以堪  

2010-02-08 14:20:3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建新

记得十馀年前,从《随笔》杂志上读到老作家忆明珠先生的一篇妙文。文中说他在念中学时购得一套《辞海》,那年暑假,他就天天翻读,觉得内容非常丰富,得到很多乐趣。当他翻读到“葬玉埋香”这一词条:

《玉谿编事》:王蜀时,秦州节度使王承检筑防番城,至上邽山下,获瓦棺,中有石刻,曰“隋开皇二年渭州刺史张崇妻王氏铭”,有云“车道之北,邽山之阳,深深葬玉,郁郁埋香”之语。

心中震撼,被这凄艳的文字深深打动了。

人在青少年时,往往多情多感,正如龚定盦所说的“少年哀艳杂雄奇”,“郁怒清深两擅长”。不佞青少年时读《红楼梦》,特喜其中吟诗作赋的回目,特喜其中的诗词,而于林黛玉的《葬花词》、《桃花行》、《秋窗风雨夕》数篇,更是深深喜爱。诵读其中的诗句如“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云云,真觉哀感顽艳。

上面四句墓志铭,的确极为凄艳,“葬玉埋香”这一成语即是从此而来,后来用以表达埋葬美女。《红楼梦》中的顽艳公子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诔》中几句文辞与此相类。诔曰:“自为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汝南泪血,斑斑洒向西风;梓泽馀衷,默默诉凭冷月。”曹雪芹对此应是十分得意,故而又借黛玉之口将它们评改一番,表而出之,改为“茜纱窗下,公子多情;黄土陇中,女儿薄命”,更为精美,广为传诵了。的确,青春美貌,一旦香消玉殒,北邙山冷,白杨萧萧,怎不令人哀伤落泪,然而天实为之,只能无可奈何了。

中国古典诗文往往十分优美醇厚,而其中特为精妙的诗文,读来真可侵肌浃骨,感人至深。前五六年将金庸全集通读一遍,觉得金庸武侠小说从内容到文字,古典意味都非常浓郁,深深喜爱,衷心仰慕。他的《书剑恩仇录》一书,末尾是主人公陈家洛走到香香公主的坟前,一阵风过,香气更浓,又见一只玉色大蝴蝶在坟上翩跹飞舞,久久不去。于是便吩咐刻石立碑,自己从包袱中拿出文房四宝,铺纸坟头。接下作者写道:

    陈家洛提笔蘸墨,先写了“香冢”两个大字,略一沉吟,又写了一首铭文: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群雄伫立良久,直至东方大白,才连骑向西而去。

全书到此结束,却留下了袅袅馀音。

读此歌词,让人觉得宇宙浩瀚,时空邃远,人生渺小,而香魂碧血,令人凄婉欲绝,感到“心事浩茫连广宇”,“世间只有情难说”,使人不知身处何处了。这真是绝妙好辞,鄙人为金庸先生的才华深深折服。

前年,重读张中行先生的《负暄琐话》,中有《香冢》一文,文中正录有此歌词,不知何人所作。看来金庸先生也是引用前人佳作。虽然如此,但这并不影响金庸先生武侠小说空前绝后的造诣和鄙人对金庸先生深深的敬意。即使是引用,也是很富创造性的。正如《三国演义》卷首引用明人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词,才使得那首词变得家喻户晓。创造性的引用也是非同一般,令人钦佩的。

隋人的四句墓志铭和金庸先生所引的“香冢”一词,可以说都是古典诗歌的精品之作。佳人薄命,令人感伤,唐人诗歌中就有这方面十分精美的作品。如孟迟的《宫人斜》:“云惨烟愁苑路斜,路傍丘冢尽宫娃。茂陵不是同归处,空寄香魂著野花。”(《全唐诗》17/557/6460)是哀悼宫女的夭折。晚唐诗人韩偓《哭花》诗:“曾悲香结破颜迟,今见妖红委地时。若是有情争不哭,夜来风雨葬西施。”(同上20/683/7832)妖红委地如美人之夭折,而美人夭折何尝不似艳红之凋谢?对此,多情诗人总不免要为之一掬伤心之泪。风流才子杜牧之的《金谷园》诗:“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诗是咏叹绿珠的,诗人由落花想到美人坠楼,香消玉殒,读来惊心动魄。而宋人周邦彦《六丑》一词有“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云云,以人喻花,因花想人,同样美艳而伤感。

书法和古典诗文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古代绝大多数书法作品,内容是写自作的诗文,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颜真卿的《颜勤礼碑》、杨凝式的《韭花帖》、米芾的《苕溪诗》等等书法剧迹都是如此。由于古今悬隔,社会丕变,传统式微,今人绝大多数不能自作诗词古文,书作内容只能乞求于古人,常年当文抄公了。最多的是写唐宋诗词,但你抄李太白的《望庐山瀑布》,我抄张继的《枫桥夜泊》,他抄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大家都抄写那些十分熟悉的诗词,看多了难免腻烦。于是就抄《世说新语》,抄古人楹联,抄古代画家们的题画诗。但抄来抄去,到底都是古人的东西,让人感到自诩了不起的现代人的的确确缺乏传统文化素养。于是有人提倡写作古诗词,但写出来的往往是蹩脚的东西,生涩无谓,缺少美感,雅得低俗,甚至雅得可笑。于是又有人说,与其写些下三流的诗词,还不如抄古人的佳作更好。说得也很是。如果笔墨高明,书写古人诗文,也自能成为好作品。比如赵孟頫书写前后《赤壁赋》,非常精美,比之苏东坡手书《赤壁赋》更有味道。

其实,古人佳美的诗文极多,足够让书家们创作时自由选择,任意驰骋。当然,要有一定的读书量,不然,只能是那几首唐宋诗词,无数美妙的古诗文都在视野之外,无从领略。现在很多书法爱好者和书家,练习书法可能相当勤奋,其书作往往标明某某日课之类,而读书就没有日课。这样的书法爱好者不容易成为书家,这样的书家的书艺也难达到深湛的境地,难有高雅的品位。常常看到一些书法爱好者和书家,抄写古人的诗文也往往多有错谬,甚至错得很离谱。

前面所举的隋人墓志铭,金庸先生引用的“香冢”诗,韩偓的《哭花》诗,孤陋如我,似乎未见书家书写。当然,也许书家们以为此等文字不大吉利 ,写出来也不能张挂于厅堂书斋。鄙人忝为人师,前段时间,因为讲授韩昌黎的《祭十二郎文》,顺便就将“香冢”诗和隋人墓志铭抄于黑板上加以讲授,学生们绝大多数都深有感触,将它们抄在笔记本上以便诵读。而鄙人又将两文书写数遍,其中“葬玉埋香”十六字用颜体笔意写之,自觉较为凝重有味些。

葬玉埋香,情何以堪。读此等文字,令人感伤,同时也令人感受到古典诗文的精妙醇美,沁人心脾。写成书作,如果书艺高超,诗书合璧,一定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同时又可以反复品读这些古典精品,得到古典熏陶,一举数得。

2009.3.21晚草成,3,22—23打入电脑,边打边改。之后又改数日。时在帘青室。

 

会祥仁兄大雅方家:

拙文奉上赐教。另有拙字随书信待后奉上。

弟建新拜上09.3.28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